根除官场圈子文化 营造风清气正的从政环境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天津北方网 作者: 编辑:侯静 2016-12-26 13:29:58

内容提要: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对于党内存在的信奉圈子文化、搞封建依附的不良风气进行了批评,指出了它与腐败的关系,并明确表示,党内“不允许搞团团伙伙、帮帮派派,不允许搞利益集团、进行利益交换”“党内不能搞人身依附关系”。

  编者按: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对于党内存在的信奉圈子文化、搞封建依附的不良风气进行了批评,指出了它与腐败的关系,并明确表示,党内“不允许搞团团伙伙、帮帮派派,不允许搞利益集团、进行利益交换”“党内不能搞人身依附关系”。

  为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严肃党内政治生活、营造良好政治生态,2016年11月21日,天津市委召开深入推进圈子文化和好人主义问题专项整治工作会议,市委书记李鸿忠指出,“圈子文化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直接挑战中央权威”“我们只有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中央、一个核心、一个党章”“无视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团团伙伙、搞小圈子,结党营私,就是在破坏我们的‘一’,就是在弱化、消解、分化、分解党的集中统一领导”。李鸿忠还表示,要“以刮骨之勇、雷霆之力、穿石之功”,坚决打赢“整治圈子文化、好人主义”这场政治硬仗。为此,我们组织多位专家围绕圈子文化从不同层面进行了深入探讨,希望能帮助大家加深对圈子文化产生的根源及其危害性的认识。

  根源:

  封建专制人治社会的产物

  习近平总书记在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中,对于某些领导干部搞人身依附关系、信奉拉帮结派的圈子文化等不良作风进行了批评,并指出,“不应当把上下级之间的关系搞成旧社会那种君臣父子关系或帮派关系”。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不仅给我们党的作风建设敲响了警钟,而且道出了圈子文化的根源。

  圈子文化是封建专制的产物。在以人治为主导的专制社会,一切唯上司是从,各级官吏的升迁黜陟基本上都是掌握在上司手中。在这种情况下,在官僚系统的各个层级,很大一部分官员必然围绕上司形成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圈子,圈子内的成员与圈子的核心是依附与被依附关系。当然,也有一些正直之士能够保持独立的人格和品性。但在圈子文化盛行的时代,正直的官员往往遭到排斥。

  圈子文化是滋生腐败的温床。从中国历史上看,圈子文化最盛行的时代,往往也是权奸当道、腐败肆虐的时代,以明代为例,嘉靖时期的严嵩集团就是一个典型的圈子。严嵩利用其内阁首辅之位,编织了一个依靠人身依附相维系的疯狂揽权敛财的圈子,吏、兵二部负责选拔管理的郎中分别成为他的“文管家”和“武管家”,负责检查内外奏章和申诉文书的通政司长官成为严嵩的义子,任何弹劾严嵩及其党羽的奏疏都会被截匿而不发。上行下效,地方上也形成了一个个小圈子,使当时的整个官场乌烟瘴气,形成了逆向淘汰的政治生态。拉帮结派肆虐、圈子文化盛行是明中后期的政治毒瘤,是明朝衰亡的一个重要原因。

  如今我们已经建立起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但是封建专制的遗毒在某些领导干部中依然存在,加之政治体制还有不完善之处,因此圈子文化、宗派主义依然有着市场,甚至在某些部门、某些地方还有愈演愈烈之势,严重破坏了党和国家的政治生态,十八大以来查处的一大批腐败案件就反映了圈子主义、山头主义盛行的问题,也反映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勇于破除圈子文化的坚定决心。

  圈子文化是人治社会的产物,是与现代政治文明特别是与我们党的政治宗旨根本对立的,因此必须总结历史和现实两方面的经验教训,大力加强社会主义法治建设,进一步铲除圈子文化产生的根源。

  (天津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献忠)

  本质:

  私心作怪“小我”作祟

  好人主义涣散党内政治生活。党性是党员的政治属性,是党员的类本质。政治生活具有政治性、原则性、时代性、战斗性。在党内做所谓的好人,坚持好人主义,就是抛弃了党性,没有原则性,不讲战斗性,忘记了需要维护和净化的党内政治生活,只考虑不得罪个别人,实际是得罪了大多数人。其实质是私心作怪,“小我”作祟。我们党是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党,党员要一心一意,要处处时时处以公心,凡事都不能“私”字当头。

  不讲政治,讲人情,把党内生活混同于普通百姓生活,没有区分,何谈政治生活?不讲原则,讲远近,不按规矩办事,照亲疏理事,把手中的权力当作自身做好人的工具,忘掉自己的党员身份;不与时俱进,因循守旧,本本主义,照抄照搬,没有惯例不敢为,没有担当和创新精神,死气沉沉,朝气全无,斗志萎靡;不讲战斗,一团和气,对公家的事不闻不问,对党的事漠不关心,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知不对,不说最好,秉承庸俗处世哲学。如此种种表现,根本是忘记了自己的党员身份,丢掉了实事求是的灵魂,陷入了自私自利的泥潭。

  圈子文化动摇党的执政根基。圈子是以职业或兴趣等为基础自然形成的较为固定的、松散的非组织化集体。党内的圈子,则是党内成员为了各自私利勾结而成的固定的、排他性的利益化集团。社会圈子不可避免,党内圈子要坚决清除。如果党内的圈子形成了一种文化现象,或者圈子文化在党内随处可见,成为自然而然了,那是相当可怕的,这是党内政治生活极不正常的表现,直接挑战中央的权威,是需要严肃对待和必须坚决斗争消灭的。

  圈子文化、好人主义本质是个人主义。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之初,就把为实现全人类的解放、实现共产主义写在了自己的章程上。共产党员自入党之时,就把自己的全部连同生命交给了党和人民的伟大事业,随时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没有自己的特权及特殊利益。圈子文化、好人主义与党的宗旨背道而驰,把个人利益和小团体利益放在第一位,凌驾于人民利益和国家利益之上,崇尚个人,唯我独尊。个人主义是资产阶级价值观的体现,如任其发展,会直接涣散党的力量之源,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事业造成不可估量,甚至是难以想象的重大损失。

  与好人主义和圈子文化做斗争,要区分做好人与好人主义的区别,要区分良好的同志关系和圈子文化的本质不同。我们反对的是好人主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倡导要做个好人。这是党内生活与人民大众生活不同范围内的不同要求。我们也倡导党内健康向上良好的同志关系,为了共同的目标,为了携手攻坚克难,组成坚强的战斗集体,结成深厚的革命友谊,也是党性决定了的,为党为民为公而无私。这是和圈子文化格格不入的,也是我们所要积极倡导的。

  建立良好政治生态,党员人人有责。基层单位没有大的权力,但也不能麻痹大意,不能存在好人主义、圈子文化与我何干的念头。基层工作任务更重,情况更为复杂,直接面对群众,在一线解决问题和困难,直接代表党在群众中的形象。因此,更要夕惕若厉,更要精益求精,更要千方百计,对得起党的信任和人民的重托。坚守自己的职责,努力干好自己的事情,不入圈子,不营造圈子,不给圈子文化以表现的空间。每名共产党员,都要切实增强“四个意识”,深刻认识好人主义和圈子文化的重大危害,检束言行,提高修养,自觉接受监督,做一名让党放心的人,做一名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中不愧于党和人民的人。

  (天津科技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郑运旺)

  对策: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圈子文化古已有之,是我国传统文化中的糟粕、封建文化的残余、腐败文化的源头,是党内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的变种,其表现形形色色,难以尽言,但均以利禄相勾结,以升迁相依附,建立个人利益同盟,从而与以为民、务实、清廉为内核的党的价值取向根本对立。

  圈子文化是封建官僚主义的产物,具有依附性、投机性、帮派性、贪婪性的特点。所谓依附性,是指围绕拥有权力的领导干部,以效忠为前提,形成具有人身依附性的圈子;所谓投机性,是指以党和人民赋予的公权力为工具,为牟取私利而相互利用;所谓帮派性,是指以权力为工具,在共同牟取私利的过程中形成具有一定稳定性的利益共同体;所谓贪婪性,是圈子文化本质劣根表现,无论是人身依附,还是政治投机、结党营私,都贯穿一个“贪”字。由于圈子文化难以在阳光下展现,因此其外在表现具有隐蔽性、私人性特点,根除圈子文化、好人主义也就面临复杂性、顽固性的局面。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就强调建设“一个有纪律的、思想上纯洁的、组织上纯洁的党,合乎统一标准的党”,中国共产党是联系全体人民群众的“大集体”,小圈子,小山头,画地为牢,这种文化完全背离共产党的宗旨,危害极大。一是通过拉帮结派,形成关系裙带,从而凌驾于组织纪律之上,甚至凌驾于党纪国法之上,危害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二是“圈子”之间为了各自的小团体利益,往往彼此勾心斗角,明争暗斗,导致政治生活乌烟瘴气。三是圈子文化严重影响党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腐蚀党员干部的思想,割裂了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四是圈子文化是导向山头主义的基础,严重损害了党的肌体健康,造成政治生态恶劣,使一些党员干部丧失政治信仰。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坚决杜绝一些党员干部搞小圈子作出了一系列重要指示,严肃指出:“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出事!”

  清除圈子文化,“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是关键。必须不断健全和完善党的纪律制度,严格执行党内民主集中制,严格执行“问责条例”,把反腐和整治“四风”作为常态,进一步加强腐败查处力度,通过动真格、出重拳、下狠手、持之以恒,铲除圈子文化的土壤。

  清除圈子文化,应将自律与他律结合在一起,防患于未然。一方面,领导干部应自觉净化自己的“圈子”,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另一方面,各级党组织要担负起管党治党的责任,对领导干部严格管理、严格监督、严格要求,督促其净化自己的“工作圈”“朋友圈”“关系圈”;此外,畅通群众监督渠道,多形式、多方面了解领导干部“生活圈”“朋友圈”的情况。通过新闻媒体、社会舆论对领导干部“圈子”存在的违纪违法行为公布于众,形成强大的社会压力,促使领导干部自觉净化“圈子”。

  (南开大学马列学院教授、院长纪亚光)

  重构:

  抓住“关键少数”严惩贪腐圈子

  近年来,在“打虎拍蝇”的反腐行动中,一些落马的官员总会牵出系列窝案、串案,甚至一些地方部门出现“塌方式腐败”,其背后无不与大大小小的“圈子”有关。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针对圈子文化的危害性严肃指出,“不能把党组织等同于领导干部个人,对党尽忠不是对领导干部个人尽忠,党内不能搞人身依附关系。干部都是党的干部,不是哪个人的家臣。”很显然,腐败事件的“连环撞车”绝非偶然,其中,都渗透着圈子文化的毒流之深,积弊之大。当前,必须下大力气根除官场圈子文化,以此重构党内政治生态,积极营造风清气正的从政环境。

  官场的圈子文化是以“权”和“利”为中心点推衍扩散的圆环,这种圆环实际上就是一种利益交互同盟,完全是基于个人主义、利己主义形成的,是宗派主义、山头主义利益集团或联盟的真实体现。这种把市场经济“等价交换”引入政治生活,建构经营起来的各种复杂关系网、利益链,其圈内的官员就如同圈子核心老大的“家臣”,像拴在一根利益链上的蚂蚱,为实现权力最大化、利益最大化,相互勾结利用,形成典型的人身依附和庇护关系。

  中国共产党是以为人民服务为根本宗旨,全党有统一的理论基础,统一的组织原则,统一的铁的纪律,统一的奋斗目标、路线方针政策和统一的行为准则。这种严肃的政治生活和组织关系,使得党内关系绝不混同于一般性的社会生活和人际圈子关系。因此,圈子文化在本质上与党内生活和党内关系格格不入。

  圈子文化、山头主义一旦形成气候,圈子利益就会凌驾于组织利益之上,圈子关系就会凌驾于组织纪律之上,圈子好恶就会凌驾于是非善恶之上,“劣币驱逐良币”乱象充斥着政治生态,利欲熏心和欲望驱动下,就会丢掉“四个意识”,违背“四个服从”,无视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这种团团伙伙、小圈子和结党营私,势必会破坏、弱化、消解、分化、分解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很显然,圈子文化危害巨大,是影响党的集中统一的重要杀手,是政治生态的重要污染源,是滋生腐败的土壤,是党组织战斗力的腐蚀剂,必须彻底整治。

  破除圈子文化,当前看来,一是要抓住“关键少数”,树立正确的选人用人导向,坚持五湖四海,坚持从全局出发选干部、看干部,切实把忠诚干净担当的好干部选出来、用起来。二是要狠抓制度建设和执行,坚决贯彻执行民主集中制,要认真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严格落实党内生活各项制度,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三是要强化监督执纪问责,切实用好监督执纪的“四种形态”,以零容忍的高压态势严惩贪腐圈子,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四是要筑牢理想信念根基,用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武装头脑,切实增强“四个意识”,坚决维护党中央的权威和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树正风、扬正气、强定力,从根上清除拉帮结派、团团伙伙的土壤。

  (中共天津市委党校副校长赵晓呼)

  

下载前沿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