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沙龙:产业建设管理与未来城市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天津北方网 作者: 编辑:冯丹丹 2017-07-22 17:08:00

内容提要:论坛的主题沙龙:产业建设管理与未来城市,沙龙的主持人: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政治经济学教研室主任李鹏……

如不能正常浏览请选用IE浏览器

  天津北方网讯:7月21日,由中共中央党校、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联合举办的2017中国新型城镇化高峰论坛在天津滨海新区举办。论坛期间还举办了主题为“产业建设管理与未来城市”的沙龙。沙龙主持人为中共中央党校经济学部政治经济学教研室主任李鹏先生。嘉宾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副部长杨建龙、中国政企合作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刘隆文、中建方程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彤、北航国家大学科技园总经理李军。以下为文字实录:

  李鹏:各位来宾,我们现在进入到最后一个环节沙龙环节,进行到现在,我觉得所有嘉宾应该有共同感受,第一个感受是新型城镇化在中国大有前途,第二,我们也了解到新型城镇化建设过程当中中建这样的国际大型企业具有的功能或者作用;第三,现在推进的PPP这种模式,尽管说是遭遇到很多初期的难题,但是,在未来的新型城镇化过程中,无论从解决融资问题还是解决治理问题,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值得做的事业。

  这四位嘉宾有三位嘉宾已经发言了,只有一位嘉宾没有发言,我们单独介绍一下,中建方程公司的副总杨彤先生,他同时兼任天津项目的董事长。四位嘉宾杨彤是东家,其他是客人。

  我不太擅长做主持人,但是作为专业研究可以进行交流。

  四位嘉宾,我刚才在想,作为中国经济发展到现在为止有很多困难,为什么我们还有竞争力?我在想,中国经济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尤其实体经济是完整的体系,制造业、工业,是全世界最有效的。所以尽管个别行业有困难,但是因为这个体系的存在,所以中国的竞争力是稳定的。

  今天四位嘉宾我想了想,作为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话,从体系角度来讲,正好是四个构成“点、线、面、魂”;

  “点”比如说一个产业、一个项目对地方经济的直接推动作用;“线”是一个产业链,产业链是带动一个区域成片发展的最持续的动力;“面”是一个集团军,是把产业和地方、人文、社会的发展充分融合,比如说一个城市的建设,一个城区的管理;“魂”是什么?魂是未来引领中国经济向更高层次跨越的新的制高点。这个魂现在看是全国要布局的一些不同的点,但是目前离我们这个地方最近的未来一个“魂”,我个人一个想法就是雄安新区。所以,我刚才在想,这四位嘉宾正好可以从四个方面进行阐述。

  先从点开始,这个点最重要的火力点可能来自刘总,中国政企合作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这个点发力多少,发力的持续性在哪里,往往决定了在起始阶段的起步状况。刚才刘总介绍的时候有一个问题,现在大家光看点了,但是所有的PPP项目都面临一个问题,就是未来这个项目的资金的回收的可持续性究竟在哪里,比如说你项目是30或者是40年,你可以通过资产的证券化进行新一轮的融资或者是资金的支持。但是,项目本身的盈利性,我觉得这是最终决定PPP项目能否成功的最关键因素。

  而且刚才刘总介绍还有其他嘉宾介绍的PPP项目当中有大量的公共项目,公共项目的盈利性偏低一点,周期性偏长一点。

  请教刘总一个问题,PPP项目怎么让它在经济上有可持续性,然后对地方经济的社会发展有长期的支撑作用。

  刘隆文:主持人提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这个问题应该由发改委的同志来回答。因为刚才我看了一下,法制办刚开始征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的条例,专门提到了这个。所以我觉得从条例的角度来说,有一个重要的点,这个项目的可需要性在哪里,说实话,住建部和发改委曾经发文鼓励小城镇建设,建设一些小镇,去年发的一些文件。有指导性的概念,大概就是说不要一拥而上。实际上,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在哪呢,有些地方政府又把小镇变成了新一轮卖地的途径。

  说穿了,刚才有嘉宾提到,杭州的西湖小镇,西湖小镇包括丝绸小镇,并不是说打造。首先是有一波人,马云那波人觉得那个地方不错,原来那个地方破破烂烂的广场,先有人气,后有小镇,咱们地方政府有一个想法,先造镇,再造人。我们在2008年出现了很多资源型的城市,很多城市变成了“鬼城”,说不好听的话,和小镇有多大的区别,保证项目的功能。确实滨海新区我有这种12平方公里,我现在要各种产业进来,我有20万的居住生活,它是一个可行的。

  但是如果说我没有呢,所以您提的问题,特别根本,首先地方政府要有一个清醒的判断。第二中建也好,还有几大央企、民企也好,他们肯定对于项目本身能不能建成、建好也会有一些判断。所以看了很多项目是这样的,没有问题很有信心,无论是高速公路,一测这个地方有多少人口,有多少客流量,我很有信心,我自己干。干完之后,PPP只是一个方式。

  第二类政府有差额补助的,政府说了车流量达不到那个数,或者城市人口没到那个数,我可以给你补足这个量。反过来说,还有一些政府没有那么大的财力,它也靠社会力量补足,这个时候要小心了,你们小心,我们也要小心。

  需要我们所有的社会资本,无论中建也好,大的央企投资也好,将来也是所谓可持续性,还是在于各产业合作。

  李鹏:经常跟地方政府合作,目前的投资驱动方式我们短时间内改变不了,第二政府为了政绩头脑发热我们短期也改变不了,所以为了保证项目可持续性,就需要我们包括中建等国企,民企这方面可能更谨慎一点,就是在项目合作当中保持投资的理性。这是点的问题。

  线的问题想请教李军总,他刚才讲大学科技园,一般都是高科技现代产业的载体,这是国家未来产业结构调整的方向,要成为高科技产业园区并不容易,刚才李军总做了完整的介绍,今天来的很多嘉宾并不是搞土地研究的,或者说也不是从事这方面工作的,我想请李总从你的管理和建设经验来说,能否从几个方面简单概括一下,让一个大学的现代产业园能够发展起来,几个最重要的关键环节在哪里。

  李军:感谢主持人,提一个比较关键的问题,确实是我们北航大学科技园起源于北航大学自己的本部,我们北航自己很多领导知道北航在哪,也有不知道在哪的,我们地处中关村核心区,中关村是一个不可复制的地方,因为新中国建立了以后,这么多大学、科研院所在积淀了很多的人才和技术,在中关村这个地方爆发,我们有的时候开一个玩笑,在中关村什么都不用干,你只要出一栋楼,可能半年内就全部占满。因为创新和创业的要素太集中了。我们干到40万的平米,企业一年将近400亿的销售收入,我们看到每万平米在10个亿,能达到10个亿的标准,而到地方上,能不能做到?比如说我们到洛阳,到西安可能好一点中心城市,到烟台甚至到沧州这些地方,我们能不能建科技园,实际这是我们可能要考虑我们的要素。最近这一段,尤其在经济转型,或者大家在做创新驱动国家整个战略当中,各个地方政府找我们非常多。

  有省会城市、有地级城市,也有县级城市,一个地方能不能建科技园区,其实我们是有我们的评判标准的。

  第一,这个地方对技术创新的需求福利到底有没有。

  第二,这个地方产业是什么形态。

  大家知道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其实搞的都是高精尖的东西,都是搞的这种通天的东西,但是很多可以落地的,比如说装备制造,电子信息,控制,通用航空等等领域,甚至一些材料科技,实际上我们的学校优势学科是我们北航传统的学科,如果一个地方,我曾经开过一个玩笑,安徽安庆,大家在一块座谈的时候,希望以北航做一个科技园,我说安庆那个地方全部都是化工企业。后来他们把北京化工大学落过去,我觉得这个是有结合点,不是一个地方想做科技园把我们引过去就可以的,我们要考虑它的要素。我在科技园当中,因为我们做科技园研发类的企业为主,你一定要城市去靠,不能孤零零往一个产业园描述。

  我记得一个内蒙城市,曾经一个副市长跟我说,你们在学校只占了200亩地左右,你做300亿规模,我这给你2000亩地,你过来做1000亿行不行。我开玩笑说,你这个城市一年GDP才3000亿,你给我2000亩土地让我增加1/3可能吗?不可能。我是做科技园区不是做产业园。

  科技园区有一定有规模限制,没有这么多科技资源。没有这么多创新资源,再要大的我就做房地产,我们北航在做科技园的时候,包括我们这次在沧州做的时候,一定跟地方产业经济结合,同时我们也在做北京的制造型产业对外疏解,北京现在的疏解功能。

  北京所有带生产字头,你的营业范围内带生产的企业全部往外投,我们中关村带有制造业的企业,尤其装备制造的企业,我们形成一个环境以后,可以把它移植过去。前期需要做很多大量的工作,在建一个园区之前,要做调研,基本上做三个月,才能定这个城市能不能做,什么位置能做,什么位置不能做。

  李鹏:我特别同意李总的市场观念,今天我们来的大部分是国企,国企的成功,社会责任不能超过企业的经济责任,不然我们企业存在的价值就没有了。李总简单讲了一下,今后建筑类企业和产业培育过程当中,为怎么去对接现在高科技产业提供了一些思路。

  “面”上我们请杨彤总谈一下,上午贺总讲了方程的大的定位,刚才新塘公司的陈总讲了背景模式。大家看到新塘项目这个位置容量,看上午签约,以及方程建的综合项目,都是上百平方公里,几百亿的投资规模,确实发挥了方程这样综合建造优势,这也应该是中建集团给方程的定位。但是因为方程处于前期发展过程当中,这个过程当中有很多成功之处,也面临很多难题和挑战,我想请杨总谈一下,现在大体量综合的城市项目,这是一个面的概念。像这样一种大的建设项目,你在签约过程当中,在前期规划过程当中,以及地方政府对你的认可,他们最重要是看中咱们方程,或者中建哪几个方面的优势,而且这几个优势保证未来这些大体量的项目能够建成、建好、见效。

  杨彤:谢谢李总,方程应该说作为城市综合开发的投资平台,这几年我们实践了一些具体的项目,在这方面我们也有一系列的心得和体会。我在这里把一些经验和做法和大家进行一下分享。

  第一,我们紧跟国家战略发展。比如说像“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城市群、国家中心城市,方程项目布局也是紧扣国家战略导向。目前在全国15个城市有30多个项目,都是涵盖在我刚才说的国家战略方向里面。

  第二,我们紧扣政企合作,充分发挥央企平台资源优势,更好整合资源,比如说像现在的PPP模式,包括以前开发模式和整改模式,我们在推进三一三二模式,跟地方政府同步。

  第三,我们抓住整合产业平台的优势,我们建立一些产业联盟,比如说中国政企基金,鲍尔森基金会,包括北航科技园,整合搭建这样的产业导入平台,更好为地方政府为我们的项目提供一些高端的产业,为区域的发展做出贡献。

  第四,我们进行政策的介入,借助顶级的智库。同时与财政部、国家发改委这些相关的机构,如财政部的PPP中心,我们共同成立了咨询机构,更好为地方政府包括我们自身项目提供具体的支持和服务。

  第五,我们整合中建自身有的规划资源,像中规院、同济大学、规划院,这样高端规划资源,在具体项目实施规划先行。我们在项目的初期都是做规划,无论空间规划、产业规划、生态规划,前期规划,实际上已能做到多规合一,这样更好实现了我们做项目的初衷,实现了政府对我们的要求。

  正是以上这几点,吸引了地方政府,再加上我们与党校合作开展的新型城镇化课题研究,还有我们央企在新型城镇化发展过程当中不可替代的作用。特别我们中建方程短短的三年时间里,在全国已经有30多个项目,总投资额近3000亿,这样迅速的发展,顺应了国家新型城镇化发展的大潮,谢谢主持人。

  李鹏:谢谢杨总,按照全世界规律和中国发展目标。大概一个国家城镇化率60%到70%左右,才接近重组,我们现在大概是57%,还有10多个点要走,中国这么大的体量,每年在这个行业当中,需求还是非常多的。中国城镇化包括基础设施还要发展几十年,中建全球500强排名20多位,在建筑行业应该是世界上最强的,只要是这个优势发挥出来,在中国城镇化,乃至现在一带一路包括世界其他国家,尤其新型国家城镇化过程当中,还有很多的机遇,我们以后不断再看方程看中建新的成果。

  最后请杨部长谈魂的问题,杨部长是在国研中心产业发展部,中央党校和国研中心对国家都有贡献,但是国研中心更是贴近发展的一线,中央党校更多是理论政策的解读和宣传,我们两家是有分工的。

  但是雄安新区的贡献则不同,不知道咱们在座的知道不知道,北京建都多少年了?北京建都到现在为止接近1000年,最早算是金朝,宋时期没有完全统一中国,在北方实际统治是金朝,金朝建都就是在北京,当时已经叫燕京,大概是公元1100年。现在是2017年,700多年已经往千年奔了,北京成为全中国的首都,实际它已经建设发展将近千年的历史了,雄安新区官方讲,总书记要求是千年大计,开玩笑说,咱们今天所有来的人,可能都看不到雄安新区建成那一天,但是我们今天所有人都要为雄安新区建设增砖添瓦,贡献智慧和能力。

  雄安新区作为未来整个京津冀协调发展引领新的布局,尽管很多央企都表态了,中组部也表态了。但是我个人认为能否产生引领,不在于它的级别高度,而在于它能否建立起自己的产业特点,进而就这些产业辐射带动京津冀地区,起到一个引领作用。它不能是一个孤岛,但是一千年以后,别说一千年的以后,一百年以后的产业我们都看不到。我们在想,雄安新区未来产业发展规划,既要强调前瞻性、新型性。另外也有不确定性和风险性,怎么样让未来产业发展起来。保证产业培育的增长符合中央的预期,使产城能够融合发展,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不一定准确。

  所以我这个问题想请教一下杨部长,杨部长可能也参与了这方面的规划,未来雄安新区的产业发展,应当如何定位,设计什么样的产业发展的机制,让这些个产业能够逐渐真正投资落地、生根、发芽,成长起来。

  杨建龙:谢谢主持人,提了一个我回答不了的问题。雄安新区是在一个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的环境当中运行,所以我是在报纸上第一次看到这四个字,当时跟我们曾经参加过这个工作的同志交流,为什么不给大家提前透漏,他说不敢透漏,跟雄安新区设计的初衷,接触不是很多,您提的问题我回答不了。

  但是有一些大的方向,应该不会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我借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个感受,作为一个北京市民的真实感受,每天为了保证正常上下班,我必须在路上留下三个小时的时间,因为地铁我挤不上去,于是我开车吧,不说体面,是正常的生活状态,但是我得留出三个小时。以前我在偏远小地方工作两年,那个地方有清新的空气,我可以5分钟步行从办公室到住宿的地方,对比之处,那就是幸福。经历这些反差,促使我们思考什么是城市,我们为什么到这个城市。

  我其实一直有一个感受,大家不一定都认同和接受,城市是由产业决定的,产业是因,城市是果,不能颠倒,颠倒之后很多事情都会扭曲。我们看一下工业化的过程,因为我们有了工业,有了规模经济,有了集中生产,所以说生产要素才从农村,农业集中到城市,我们先有了城市化,先有了产业化才有了城市化。漫长的工业化阶段,大规模工业为特点,使我们的城市伴随着功能特征,形成了大区块的分割和结构。当然在一定空间范围内这样做是合理的,它达到了最佳效应。

  当我们的产业越来越多走向后工业化的时代,脱离了大规模经济的生产方式之后,我们的城市继续保持着过去这种态势,它没有跟着城市发展。所以这就让我们在城市当中,沿着惯性发展的态势,导致我们今天的城市病。城市病促成了一种逆转这种不足或者问题的力量,今天我们在城市中生活的人,对于乡村文化有天然的爱好。

  我们对绿色环保的格外的需求,这种需求带给我们一个重要的方向,今后中国城镇、城市、城镇化不管什么概念,它都可能不会被轻易改变方向,就是城市的微型化、小型化、完整功能的集中。大家去国外,看看国外真正意义上的小镇,它有漫长历史淀积的过程,它提供各种各样的条件。今天不管是特色小镇,特别是今天下午提出来一个微城市,这个词拿出来真的很漂亮,它的涵盖能力和准确表达能力,我还没有看出来比它更好恰当的词,我觉得这是一个方向。

  当然在这个方向发展过程当中,因为我们不像以前有100、200年缓慢、调整适应学习的过程,我们要在尽可能短的时空当中实现这样的转型。需要我们对城市微型化的发展逻辑、机理进行更细致的研究和深入,才能走的更好。这对我们今天在座所有的同志提出了非常现实的问题,怎么样能够实现。

  今天我们看到,其实在这条路上,我们一开始更多的是愿望,而在务实、严谨的探索当中,包括在具体推进方面,我们可能做的不够,不过也没有关系,我为什么剔除这个问题,我觉得有关系,所有的事情它的发生都有它必然的因素,当我们的沿着错误的方向做过了,自然而然会找到正确的道路。

  今天有人对我们大江南北小城镇、特色小镇一哄而上,有各种各样意义的,我觉得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浪费就浪费一点,走弯路就走一点吧,因为弯路走多了,你慢慢知道正路在哪。有些成本你不可能超越和逃避的。所以顺应人们心灵产生的内在的需要,我们顺其自然去推进着、体悟着或者引导着城镇化的方向,我觉得小城镇化或者城镇微型化是未来不二选择。

  说到雄安,我不知道今后是什么样的产业形态,产业有太多不确定性,但是我知道一点,如果把雄安再建造成北京一样的大城市,我估计不太可能,大家不太喜欢,应该不是那种形态,它可能更多在城市形态方面会承载着我们整个中国城镇发展到这个时代的转型的标杆。也许,我们猜测可能更多会让我们看到像欧洲一样的这种绿色环保,功能非常健全、非常舒适宜人,像硅谷一样凝结很多产业价值和创造能力,乃至把我们很多政治文化的功能逐步体现出来。

  我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但是一定会是一个舒适、美好、值得我们期待的城市形态。谢谢!

  李鹏:杨部长的意思我再理解一下,是一个自然生长的过程,背后是由中国行政体制,我们大量的资源从底层向上一级层层集中,我们的市场力量是远远不足的,市场上很多特色城市的发展,正是由于资产的力量、社会的力量、市场的力量,在几十年、上百年过程当中充分结合。

  所以,现在我们说新的城市的规划,快在政府的支持,问题可能也出在政府过度的参与。所以在未来这种无论是雄安新城,还是哪一个新城建设过程当中,咱们来的几乎都是企业为主,在为自己企业负责的过程当中,我觉得保持理性,一定用自己的理性来去抵御政府的冲动,我们这样实际上还真的是为历史负责,为自己的企业负责。

  我们几位嘉宾的问题,或者说新的阐述先到这,咱们难得请这么多的专家,行内的这些专家,今天的问题基本上得到很好的答案,希望明年继续参加这个会,我们会有很多的新的成果发布,以及发展的经验向各位介绍,我代表所有来的宾客感谢中建方程公司,由国企出资、国企出面,请理论界、政策界、官产学研坐在一起讨论新型城镇化的问题,它是互联网时代最大的信息发布平台,让我们大家共享新型城镇化的经验,最后,我作为这个阶段的主持人,我提议我们最后集体用掌声感谢中建、感谢方程公司做的论坛!(“津云”——北方网编辑尹辰辰)

下载前沿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