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楼拆迁:再艰难也挡不住前行的脚步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天津北方网 作者: 编辑:王钰晨 2017-09-13 07:48:10

内容提要:全运村附近有一片片碧绿的草坪和茂密的花丛、树木,美丽如画。可几个月前,这里还是没拆迁完的“小二楼”,短短的时间内,这里是怎么“华丽转身”的呢?

  天津北方网讯:全运村附近,绿地、树木、鲜花和“津娃”构成了一道精美的风景,令广大运动员、媒体记者和技术官员啧啧称赞。然而,半年前,这里还是一片破旧的小二楼,不少拆迁剩余户还住在这片棚户区中。经过全区上下四个多月艰苦卓绝的努力,小二楼剩余户拆迁工作全面告捷,这些居民彻底告别低矮危旧房,搬进了宽敞明亮的周转房,生活质量得到明显提升。这背后,是全体拆迁工作人员的辛勤工作和努力,更体现了他们对党的忠诚和勇敢的担当,今天,我们就来讲讲他们的故事……

  全运村附近有一片片碧绿的草坪和茂密的花丛、树木,美丽如画。可几个月前,这里还是没拆迁完的“小二楼”,短短的时间内,这里是怎么“华丽转身”的呢?

  从尚有3142户剩余户到动迁报捷,啃掉这块硬骨头,仅仅用了4个月。在小二楼这片拆迁之中的棚户区,河西区广大干部栉风沐雨、砥砺前行,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韧劲和“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决心打苦仗、打硬仗,取得了理想的拆迁战绩。今天,当人们再次来到小二楼时,这里已经告别了断瓦残垣,行走在这片全新的风景里,在与拆迁工作人员的交谈中,了解了收尾阶段工作的急难险重,也还原了剩余户动迁过程中那些可谓惊心动魄、扣人心弦、感人肺腑的场景片段……

  化解矛盾的暖心温情

  坐在指挥部院内,一位被拆迁户绝食绝水、不吃不喝。指挥部的同志们轮流守护,买水买饭,“宫伯伯长,宫伯伯短”地喊着:“您早点想吃什么,这边有家早点铺不错,去给您买点儿尝尝。”36小时后,他终于开始进食了。在总共长达48个小时的陪护、沟通后,被拆迁户终于被感化了。离开的时候,拉着同志们的手说个不停,“你们有时间跟我去乡下,看看我养的小猫小狗,尝尝我种的菜。”

  周密部署勇往直前

  6月28日,伴随着尖叫声,一个身上描龙刺凤的50岁左右的男人被从金江里二楼抬了下来,一起出来的还有一匹马和7只狼狗。前来围观的人群把金江里围了个严严实实,现场人声喧闹、议论纷纷。这是个外来强占户,在外区有别墅、门脸房,又强占金江里6间房,住四间,一间养狗,一间养马,还时不时给一些人讲课、洗脑,影响极为恶劣。执行前一晚,指挥部灯火通明,部门协调调度,突发情况应对,预案反复斟酌修改后转天实施。搬离过程中此强占户拳打脚踢,执行组的同志们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甚至有人受伤。这个强占户被清走后,陆续带动了一大批被拆迁户的签约搬离。

  6月29日,指挥部:“彭氏三兄弟怎么部署力量?先控制谁?”

  “安抚80岁老太太的工作人员敲没敲定?”

  “一楼自装的铁门拆除落实好人员没?”

  一直到晚上10:30,执行组的同志们,顶着锅碗瓢盆、瓶子板凳的“枪林弹雨”终于成功地完成既定预案任务,把强占5间房、影响恶劣的领头人物搬离。

  “蒸笼”里坚守的七小时

  “板凳、报纸、鞋盒、酱油瓶、钥匙、抹布、扣子……那个瓷器一定包好,拿稳!”法制组甄芳芳一边跟着清点物品,一边用已经浸透汗的毛巾又抹了把脸。拿着摄像机的同志手已经出汗湿滑,清点物品的同志衣服湿透贴在身上,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在金江里这个近50度闷热潮湿的小屋里,每个人都像在“蒸笼”里蒸着。“这边里外盯着录,物品清点就是一根针也不能漏掉!”甄芳芳喝了口藿香正气,就急匆匆往外走。“你们先清点这户,小卖部那户我得赶紧过去,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居委会见证人都已经到了。”

  当天同时执行9户,几十辆车去周转房,这里的每个人每天都像机器一样高速运转。繁杂的工作流程、数以万计的物品清点、严谨细致的文书制定,甄芳芳不停告诉自己“脑子一定不能乱,心一定要细之又细!”上午11:00,小卖部这户已经开始执行了,看着物品堆积如山的屋子,甄芳芳心里想道:“得联系给大伙儿留点饭,这户怕是没点了。”1车、2车……15车,直到下午6:00终于搬完了,每个人都跟泥一样瘫了下来。

  甄芳芳看着大伙儿衣服上白色的汗碱,看着前几天被钉子扎了脚的韩占科,还有被东西砸中肩膀的曹亚娟,又想到自己忙得忘了给孩子报幼儿园而不得不上私立园的事,鼻子一酸,头转过去,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拆迁现场的“胡司令”

  “俩‘老梆子’急救火,如履薄冰走绳索。”

  “撑不住的时候,轻轻告诫自己。说一声我好累,心里想我还行……”

  4月30日晚上10:47,翻看下瓦房街拆迁微信工作群里一首首诙谐幽默、相互鼓劲的打油诗,胡振兰眼圈有点红了,她知道,经过连续几个月来没日没夜、艰苦卓绝、殚精竭虑的鏖战,同志们累得生病、急得失眠、父母孩子顾不上,身心都已经严重透支了。

  “吱……”伴随着刺耳的急刹车声,7辆大吉普并排堵在下瓦房街拆迁办公现场的门口。如同电影《古惑仔》的拍摄现场,十来个戴着金链子、浑身刺青的黑衣大汉重重甩上车门,带着一股寒气直闯进来。这时,有个70多岁的老人踉踉跄跄赶过来,声泪俱下:“我是一点儿也主不了啊,我去监狱探亲时,大儿子说了‘你要敢签,等我出去,把你腿打折了’……"面对几个大汉和一个瘦弱的老人,工作组的史俊芳镇定自若:“我们只跟户主徐大爷谈。”黑衣大汉咆哮道:“别废话,说嘛条件!他得听我们的,不然弄死他!”50多岁的胡振兰站在那里,镇静地看着这一切,眉头一皱,转身走到小屋,把手机掏了出来:“执法队,马上过来!所有工作组同志到现场!”火候到!时机到!在困难面前、在危险面前,没有畏惧、没有退缩,胡振兰亲自坐阵、调兵遣将、鼓舞士气,所有同志面不改色、勠力同心、众志成城!在邪不压正的强大气场面前,吉普车队在尘土飞扬中消失……

  弯腰半蹲两小时的三个人

  “大姐赶紧把空调关了!快加氧!吸痰!”桃园街道工作组的张立一边说,一边跑到床边跟着一块儿照顾正在喘着的刘大爷。对于一个常年瘫痪在床、丧失意识、靠吸氧维持生命的危重病人来说,温度的一点变化,都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也是看你们蹲了一个小时汗都湿透了……”刘大爷的女儿忙完出了口长气。

  安江里9号院的3套房,刘大爷1套、大儿子和老儿子各1套。老人重病丧失意识、四个子女意见不一、公证处不能公证、家庭存在实际困难……怎么办?具结书让子女逐句逐字念,录下视频。

  “这是依法程序对吧?……”

  “好的,谢谢律师!”

  “大哥,周转房终于协调下来了!同楼层的三间!方便你们照顾!”

  “大哥,好消息来了!安置房可以过户到你们四个子女身上!”

  “大姐,刘大爷的大病、残疾补助都办完了,没问题!”

  下午2:30,张立带着工作组的李虹和吕洪斌,拿着摄像机半蹲地上,对着刘大爷的四个子女录公证程序需要的视频,摄录到一半时,出现了开头的一幕。等到刘大爷稳定了以后,三个人又开始弯腰半蹲,头上啪嗒、啪嗒滴着汗,眼睛盯着摄像机,对着四个子女挨个儿一字一句地录着。因为怕声音录得不清楚,几乎是跪在了地上,而这一录就是两个小时,起来时,张立已经站立不稳。

  小二楼拆迁告捷,小二楼拆迁工作精神永传。在小二楼成为了历史的这个地方,留下了每一位动迁工作人员忘我工作的足迹,而且会将这些同志背后的每一个故事永远铭记。(“津云”—北方网编辑王钰晨)

下载前沿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