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复旦旁听的小学生:不打王者荣耀 太简单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新民网 作者:李若楠 董怡虹 编辑:包天墅 2017-09-24 08:49:21

内容提要:这两天,一张上海五年级小学生在复旦大学“蹭课”的照片在网上引发热议,画面中孩子正与复旦教授骆玉明互加微信。

  这两天,一张上海五年级小学生在复旦大学“蹭课”的照片在网上引发热议,画面中孩子正与复旦教授骆玉明互加微信。“孩子听得懂吗?”“现在的家长也太拼了吧?”事实究竟如何?

  22日下午,记者在复旦校园独家找到了这个传说中的“牛娃”和他的妈妈,原来,他只是一个“爱问为什么”的普通孩子。周五,尽管网上的热议在持续升温,但小颢文还是像往常一样在妈妈的陪伴下来复旦听课。

图说:颢文喜欢小猫,在校园里看到有小猫走过,立刻跑过去逗弄。

  眼前的颢文,看起来比网上热传照片中那个与教授互换微信、挺着肚子的小男孩,更高更壮,肤色也更黑一些。

  “你跟照片里看起来有点不一样。”“是更胖吗?”颢文跟记者开起了玩笑,自己也腼腆地笑了。暑假里每天打一小时网球,让平时就风吹日晒玩航模的他又黑了一圈。

  “有些人以为我们只是到大学蹭课,不做别的事情了,其实并不是这样。而且他也不是什么牛娃,只是一个‘爱问为什么’的普通孩子。”随着媒体不断报道,大半天的时间,“十岁男孩大学听课”上了新闻热搜,颢文妈妈陈女士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也更想说说他们的最真实想法,“我们不想做‘网红’”。

  出生在上海,在广东长大,面临升学,颢文去年11月随父母回到了上海。现在在家对口小学就读,“有人问我们是不是复旦附小的,其实不是”。刚回来的两个月,颢文一直在“刷题”,参加小升初的各种测试。陈女士说,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让孩子找到两地学习的差距,慢慢适应上海的学习节奏。

  在这个过程中,陈女士经常带孩子逛博物馆,看展览,听讲座。“慢慢地,我发现,上海的教育资源真的是很多。”陈女士说,他们成了上海科技馆、上海自然博物馆各种专业讲座的“常客”,见到了很多大牌的院士和教授。每次听讲座,颢文都会提问。“这些教授们看到他年纪小小的,但是懂得却不少,甚至有时候还能把教授们‘问倒’了,挺可爱的。”陈女士说,从第一次胆怯到后来每次冲上去请教,这样的互动让他们结识了很多大家,便有了后续:加微信、留邮箱,方便请教和沟通。

图说:颢文正在和复旦老师交换朋友圈。网络图

  名家讲座不是经常有,陈女士便想到到大学听课试试。今年二三月份开始,母子俩便经常到大学里旁听课程,足迹遍布复旦、同济、交大、华东师大等学校。陈女士为儿子从复旦几千门的通识课程中初筛出一些适合的,以人文类的居多,再由孩子选择自己喜欢的。其中不少教授是曾经听过讲座的,“教授们都很和蔼,有的还来和我们打招呼‘小朋友你又来上课啦’”。

  很多人疑问,院士教授的讲座、大学里的课程,十岁的孩子能听懂吗?“大学里的通识课程其实不难懂,很多都通俗易懂,比如基因科学,一些古文课,老师都会讲很多例子、故事,讲得好玩一点,为的是引起学生的兴趣。”陈女士说,相比之下,之前听的讲座内容更难、更专业。

  更重要的是,颢文从小就对科学知识、古文历史等感兴趣。幼儿园时,父母陆续买了百科全书、《爱因斯坦的圣经》、《寻找时间的边缘》等科普读物,他都听得很认真。有一次考试要求用“洞”组词,颢文写了“虫洞”、“白洞”(白洞理论主要可用来解释一些高能天体现象),让语文老师也哭笑不得。

  从三年级开始,颢文接触都是成人书籍了,家里订阅了《环球科学》、《牛顿科学世界》,《美国国家地理》,《中国国家地理》等杂志。从这些书籍和杂志里,他能看到最前沿、最新发布的科学研究,接受了很多最新资讯,所以在陈女士看来,颢文能听得懂这些通识课程是很正常的。不过她也坦言,“他能知道研究了什么,但是不懂为什么,这个是需要通过科学研究的”。很多人现在都在议论颢文去听量子力学的课。其实那是他第一次去听。“他看过一些这方面的书,听得懂一些,但是计算、公式肯定是不会的。”陈女士说。

  “很多人以为他很神,但其实他就是个普通的孩子,一个‘爱问为什么’的孩子。”陈女士说,颢文时常会跟他们讲“黑洞是什么”、“水里有一根头发,其中有哪些原理”,一讲就是好半天,也时常会提出很多问题,但其实她与丈夫都不是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也都不擅长这些内容,“现在听讲座、听通识课程,正好有院士、教授们能解答他的问题了,所以他特别喜欢”。每次听完课,颢文回家之后都会继续找更多的书籍、看一些相关方面的纪录片。在陈女士看来,这正是她带孩子听讲座、到大学听课的初衷:发现自己的兴趣所在,调动起学习的主动性。院士和教授们的人格魅力和榜样作用也不断激励他,告诉他如何学习、为什么学习,走一条创新的路。

  为了保证听课的完整性,避免经常临时请假,陈女士向颢文所在的学校提出了周一和周五请假的请求。老师们开始也有怀疑和顾虑,但在看到了孩子努力和成果之后,便给了他们选择的自由。陈女士说,其实最初连家人也不理解,“为什么要请假”,后来慢慢看到孩子在各方面的成长,也接受了这样的教育或者说培养兴趣的模式。

  “明年就小升初了,自由时间其实只有这一年。”陈女士说,现在其他时间孩子还是在学体制内的内容,并没有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所谓的“蹭课”上。而最终孩子也会回到踏踏实实的学习中去。

  在陈女士看来,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特质,都有适合他们的教育方式。而她也想通过自己的亲身实践,告诉其他的家长,我们身边的教育资源还有很多,有时不需要金钱或者关系,就能获得一些学习机会。比如一些大学实验室和研究室承担着对中小学生的科普和展示的任务,通过学校预约等方式可以进行参观,给予孩子们最直观的认识。

  对话陈颢文小朋友

  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在复旦的草坪上与陈颢文小朋友席地而坐,通过对话走近这位“爱蹭课”的孩子,大学的课程他真的能懂?这么爱学习的他是否会去运动或者打游戏?他又有何独到的学习方法?

图说:坐在草坪上,颢文与记者分享起自己在做的题目和看的书。

  记者:旁听了这些课程,你最喜欢哪门课?最喜欢哪位大学老师?

  陈颢文:最喜欢艾剑良老师的《航空与航天》,他讲课非常有意思。还有陈正宏老师的《史记导读》,这两个都听的懂。(注:艾剑良,复旦大学飞行器设计研究所所长。陈正宏,复旦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教授)

  记者:你妈妈也介绍,同济汪品先院士的《科学、文化与海洋》又或是复旦的《世说新语》精选,你也都感兴趣,文科和理科在兴趣上不冲突吗?(注:汪品先,著名海洋地质学家,中科院院士。)

  陈颢文:(噘着嘴犹豫)实际上...呃..更喜欢一点...那个...都喜欢。理科最喜欢化学,觉得比数学要有意思,化学反应很漂亮啊,像镁条燃烧啊。(注:镁条燃烧会发出耀眼的白光。)

  文科的话主要是语文和历史。语文里,说文解字就很有意思,比如从“简单”的“简”变到“经典”的“典”,一开始古代人都是用“简”嘛,一根木棒把字给刻上去,然后变成册,一大捆“简”给包起来,最后变成“典”,典比册更高级,也就是说,典更珍贵,所以看起来像有手托在(字的)下面。而听了历史课程以后,可以了解中国的发展史,和外国互相对比一下。(注:典,五帝之书也…庄都说,典,大册也。――《说文》)

  记者:如果让你列一个书单,对你影响比较大的书有哪几本?

  陈颢文:数不出来,对我影响较大的书(叠起来)比我身高还高...高两倍...应该不止!

  记者:你列举几本,看我有没有听过,或者读过。(没读过希望至少听过!好丢脸...)

  陈颢文:《九三年》,是雨果写的。讲的好像是法国1793年的革命——旺代叛乱。要了解战争以后的样子,要避免重蹈覆辙。(注:《九三年》是雨果创作的最后一部长篇小说。)

  中国经典喜欢《史记》。《史记》记录了中国历史,中国不是有“四书”吗?我看过《史记》还有《三国志》。(注:陈同学这里想说的应该是“前四史”吧,前四史:《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四书:《论语》《孟子》《大学》《中庸》)

  《史记》印象最深的是《白起本纪》和《五帝本纪》。(注:《史记》中并无《白起本纪》一文,应为《白起王翦列传》。)白起做过一个重大的抉择,杀了最多的人,好像四十万吧。(注:括军败,卒四十万人降武安君。——《白起王翦列传》)

  科普书籍最喜欢的是《可怕的科学》,一系列的书有100本吧,没数过。第六版《十万个为什么》我家也有一整套,《可怕的科学》更引人入胜。

  记者:和班里的同学们会一起玩些什么游戏吗?

  陈颢文:有时候会一起玩“指尖陀螺”,谁先把对方的陀螺给打下去,谁就赢。如果那个人的陀螺往这个方向转,我的(陀螺)防滑能力不强的话,还是尽量和对方的(陀螺)像齿轮一样啮合起来,这样的话我们俩的反弹力量不会那么大......

  记者:(懵圈中...)

  陈颢文:所以我经常赢,他们就会拿更厉害的装备和我比。

  记者:我看你背了一个书包,今天带了哪些书,做哪些题?

  陈颢文:比如说这本(陈同学从书包里翻出了一本数学习题集),之前我在想一道题,这个是老师的解法,这个是我自己的解法,都解出来了。要证明这个角是30度,我先做一条平行线,可以证明出这两条相等,然后把这两条连起来,这两个为正三角形......(面对着正三角形、中垂线定理、四次全等等名词,记者又懵了。值得一提的是,陈同学包里的另一本书是淘来的二手教科书《生命中的化学元素》)

  记者:大学里讲的课程和你习题班里的考题有冲突吗?毕竟前者是理论知识,补习班是考题训练,两者并没有什么关系。没有什么关系的话,会不会对你来说是种浪费?

  陈颢文:也不是啊,习题班主要是提高我的兴趣,大学也听课也是提高我的兴趣,这些都是兴趣,所以互不相干。

  当被问到最近流行的游戏“王者荣耀”时,陈颢文这样说道:

  记者:觉得上课累不累?你看有些大学生上课会开小差,打“王者荣耀”,休息一下。

  陈颢文:这不叫休息,这叫上课不听讲。在我们学校里面要被严重处分的,记一大过,如果超过一定次数要被劝退。

  记者:你是如何做到自律的?

  陈颢文:因为我听着那些课挺好玩的丫。其实我是很“鄙视”玩“王者荣耀”的人,这游戏难度太~低~了。你看连五岁的小朋友都会玩,这个游戏还有什么好玩的,就和拼积木差不多,拼积木都要讲究一些技巧,比如重心什么的。我还是喜欢玩“植物大战僵尸”、“MineCraft”、“愤怒的小鸟”。“植物大战僵尸”要布局策略,玩“愤怒的小鸟”得懂点抛物线。

  妈妈:那是3岁时候玩的吧,还是他教我的。

  记者:有没有想过将来...

  陈颢文:往哪个方向走?

  记者:对(点头)。

  陈颢文:只要我可以继续研究学问,但我不追求工资有多高啊,怎么样的,只要我过的开心就行了。也可以做些简简单单的工作,像现在学习的过程就很开心,开心是第一位的。

   原标题:独家对话在复旦旁听的五年级小学生:不打王者荣耀因为太简单

下载前沿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