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库布其20年的植树人:梦想家园变成绿洲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北方网 作者: 编辑:侯静 2018-08-07 16:04:02

内容提要:提到“库布其”三个字,普通人会立即想到“沙漠”、“旅游区”和“越野赛道”等字眼;对其稍有知晓的人,会想到“植树”、“治沙”等标签;而真正了解“库布其”的人会说,“库布其是一种精神,是一种信念,是改变了很多人生活的精神支柱”。

  天津北方网讯:提到“库布其”三个字,普通人会立即想到“沙漠”、“旅游区”和“越野赛道”等字眼;对其稍有知晓的人,会想到“植树”、“治沙”等标签;而真正了解“库布其”的人会说,“库布其是一种精神,是一种信念,是改变了很多人生活的精神支柱”。

  库布其沙漠

  这个“精神支柱”,在中国如此,在“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更是如此。

  6000多平方公里的沙海渐成绿洲、沙区人民稳定脱贫——库布其沙漠30年来的治理,让沙漠变成了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为全世界递上了中国治沙的一张名片。

  2017年7月2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向第六届库布其国际沙漠论坛致贺信。习近平指出,中国历来高度重视荒漠化防治工作,取得了显著成就,为推进美丽中国建设作出了积极贡献,为国际社会治理生态环境提供了中国经验。

  库布其模式成功的背后,是一个个数不清的治沙人几十年如一日的辛勤付出。他们之中,有企业家,有科技工作者,也有普通农民;他们的工作,不分贵贱,不分档次等级;他们埋头苦干,一干就是二三十年……他们有个共同的目标——让沙漠变成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

  都拿一样的工资,但我的出发点不一样,所以我能成带头人

  很多人知道高毛虎是独贵塔拉镇乃至库布其沙漠的植树带头人,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高毛虎的第一次植树,竟是“被逼无奈”之下的决定。

  那是1999年,高毛虎的儿子7岁,女儿14岁,家里的老人身体不好,需要长期服药。高毛虎夫妇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除了养猪、养羊、种地和挖药材,没有其他生活来源。高毛虎一家4口,20亩地,春种秋收两季务农,夏冬两季时,他会到亿利集团的盐场上打工,夏天捞盐,冬天淘硝,生活上比较拮据。

  听说亿利集团要雇人植树治沙,高毛虎寻思那里离家不远,拎着农具就去了。然而这所谓的“不远”,只是相对于外出打工来说。那时,高毛虎还住在农村,距现在的独贵塔拉镇还有二三十里路。

  那年,高毛虎39岁。天一亮,领了树苗,扛着进沙漠,栽种、浇水、收工、拿钱,一天25元,他很满足。

  不过很快,高毛虎发现了这份工作中存在的漏洞。那时的管理比较松散,就是按天结钱,没人监督树到底种没种好,所以每当有人不想吃苦,就把树苗拉到沙漠上,随即扔掉或者埋掉,然后睡上一天,根本不去好好种。但是到了领工资的时候,高毛虎辛辛苦苦种一天,到手25元,有人什么都不干,也拿到25元。他认为或许正因管理松散导致了工人们工作不积极,加之种植经验缺乏以及规划上的交叉重叠,所以那段时间的治沙工作,基本上是失败了。

  虽然发现了钻空子的方式,高毛虎却没偷懒。这个穷苦农民觉得,沙漠地区环境这么恶劣,树苗随便扔掉太可惜了,别人怎么干他不管,自己还是好好种。就这样,他积累下不少治沙植树的宝贵经验,也赚了点钱。当然,他也被亿利集团的人相中了。

  高毛虎“犯傻”的坚持,在2003年得到了回报。

  不久后,亿利集团改进了管理模式,开始把地承包给队伍,按照队伍所植树苗的成活率付工钱。由于人品可靠又经验丰富,高毛虎成为了“工头儿”,组织起一个十多人的队伍。

  高毛虎多年来获得的荣誉

  工头儿听着有权有钱,可事实不是如此,高毛虎等工头承担的风险很大。从设备到每个工人的工钱,都是要工头儿预付,工人每天拿固定工资,能干的拿到100多元,效率低点的也有百八十元。但高毛虎是靠成活率收款,只有他承包的区域达到一定的成活率且验收合格后,他才能从亿利集团结账。算下来,一棵树成活能到手2元钱,按照株距行距种植,每亩地差不多要种植83穴(即83棵树苗)。

  由于风险很高,如何提高团队效率,如何提高种植技术,解决这两个问题非常关键,高毛虎先开始摸索更好的种植技术。一开始,他尝试了网格法,即用沙柳的枝在沙漠里插成网格——这种网格具有固沙土的作用——再在网格里植树。这种方式,可以确保提高树苗的成活率,但缺点是耗时耗力,成本也非常高。算下来,在那个植树全靠铁锨的时代,插一亩网格再植树,成本在1200元到1300元。

  那么有没有既高效又省钱的办法呢?高毛虎在亿利集团相关人员的配合下,研究出“水气种法”和“螺旋钻种法”:利用沙粒的空隙和水的重力,先用水在沙漠中冲出种植孔,然后在孔穴中植树。这些方法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和树苗成活率。

  网格植树方式可以确保树苗成活率高,且具有固定沙土的作用

  掌握了过硬的技术后,高毛虎的队伍也随之扩大。到了2009年,他的队伍里已有220多人。最初,工人们全部来自本地,而此时,工人们已经来自五湖四海,河南、山西、河北的很多工人都在亲友介绍下来找高毛虎打工。

  兜里有了钱,就可以采购大型设备和现代器械了,也可以开始研究如何提高效率和进行科学管理。受流水线作业的启发,高毛虎开始尝试把这种方式带入种植过程。于是,他大胆尝试工作分配,有人开车运输,有人负责从车上取苗,有人在沙漠搬运,有人冲坑,有人种植,有人烧水做饭……

  高毛虎并不是库布其地区最有本事、最有钱的植树人,但却是这里最有威望、最有名的植树人之一。因为朴实,他得到了上级和甲方公司的信任;因为不辞辛苦、带头冲锋,他成了工人的精神领袖和榜样;因为待人宽厚,跟着他干的工人们都赚到了不少钱。

  感谢家人的支持,没有他们,就没有我的今天

  一不小心成了“名人”,这个朴实的植树农民从来没有沾沾自喜。每每有人说他是“明星”,他都会摆摆手说,那是他的队伍齐心协力,也是他妻子和家人做好了坚强后盾的角色。

  在沙漠植树不是一件辛苦的事,而是一件非常非常辛苦的事。库布其沙漠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境内,是中国第七大沙漠,总面积1.86万平方公里,是距离北京最近的沙漠,曾是京津冀地区三大风沙源之一,被称为“悬在首都头上的一壶沙”。

  这里,每年的种植季在3月15日至5月1日左右,历时40多天。这些日子的气温适宜,便于栽种,但这也是库布其沙漠的狂风肆虐的时候。

  20年前,独贵塔拉镇还没有现在的风致,彼时它只是一个坐落在库布其沙漠东部的沙城。每年风沙季节,这里的天是黄色的,出个门买东西的工夫,人的脸上、衣服上就都是细沙,迎面遇到熟人打个招呼,俩人都得背着风说话,否则就会吃一嘴沙子……“清汤挂面碗底沙,夹生米饭沙碜牙”,高毛虎口中的这句顺口溜,正是当年沙区艰苦生活的真实写照。

  和风沙搏斗了20年,高毛虎的双手、脸和脖子不知道被晒得爆了几次皮,如今,他手上的掌纹中已有洗不掉的泥沙,而他的面部、手和脖子上的皮肤,也比身子黑了不止一个量级。高毛虎说,在沙漠植树最怕天气不好。每到种植季节,库布其沙漠白天温度在20℃左右,但有时一场雨、一阵狂风过后,这里的气温会骤降16℃。白天穿薄衣,晚上盖棉被,在这里再正常不过了。

  高毛虎展示植树多年的双手

  不仅如此,植树人还要承受沙漠的酷热。虽然这里室外温度不高,可沙漠上的地表温度却高得吓人,沙漠表面平时在35℃左右,高的时候能达到40℃甚至45℃,人踩在上面都会觉得脚下、脚踝处有热浪掠过。

  看着高毛虎吃苦受累,他的妻子全力做好后勤工作。高毛虎外出的日子里,她给他的队伍烧水做饭;天气热了,她给他送水送药;天气略好不用她帮忙时,她就在家伺候老人、带带孩子、养猪放羊。这些年跟着高毛虎忙前忙后,妻子现在也成了个“治沙能手”,无论是植树技术还是团队管理,她都得心应手。有时候高毛虎去外地交流植树经验,库布其这边的队伍就由她负责带领。

  多年以来的夫妻相携,令家里人也受到了熏陶。高毛虎3岁的小孙子现在也经常闹着说“我要去植树,我要去植树”,有时候老高去干活,小高也会去帮忙,老高家门前的小树,就是祖孙三代一起种的。

  高毛虎的孙子也在学习植树

  最苦的时候,赔了很多钱,我也曾想过放弃

  从小工人到包工头,高毛虎最终成了这片沙漠上有威望的人。高毛虎每年承包的种植面积越来越大,在外人看起来,带着一两百人的队伍承包2000多亩的土地,这是一件非常让人羡慕的事情,但这里面的艰苦和风险,只有高毛虎自己知道。

  最苦的一次,他曾想过放弃。

  按照承包流程和付款规定,每年种植后,亿利集团会派人验收,按照树种不同,验收时间和付款时间也有所不同,只有树苗成活率达到一定标准,有关部门才会按比例付款。虽然收入可观,但每年雇人干活、买设备、育苗、打井等环节的所有开销,是要高毛虎预先自掏腰包的。

  2004年,高毛虎带队承包了1000多亩地,他顺利带着队伍种好了树苗,按照以往的经验,他觉得成活率能够达标,这一年能够收入五六万元。但天有不测风云,库布其沙漠连续两天的狂风把高毛虎带队种的树苗都刮倒吹断,有些树苗甚至被连根掀起。高毛虎说,那是天灾,是自然灾害,可没办法,工人的工资,植树设备和树苗的花费难以收回,他一下子损失了三四万元。

  回到家,高毛虎一言不发,把自己关在房间,闷头哭了很久。他第一次深刻感受到,在大自然面前,人实在太渺小了,他几乎丧失了改造家园的信心。在这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家中,高毛虎是全家的顶梁柱,他的两个孩子要上学,老人又需要赡养,三四万元听起来不多,但这几乎压垮了高毛虎一家。

  就在高毛虎思考是否要放弃的时候,妻子给了他极大的支持,她一直鼓励高毛虎坚持信念,坚信自己的技术和经验。此外,幸运的是,亿利集团在了解情况后,对高毛虎给予了足够信任,并想办法给他补偿了万余元,让他的损失降低很多。

  如今沙漠上的树苗已长成一个人那么高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通过这件事,高毛虎不断地反思:自然灾害不可避免,但怎么通过技术手段,将受损概率降到最低呢?他仔细研究了失败的经历,发现树苗略小、入土深度浅、禁不起特大风沙是失败的主要原因。于是,他大胆地在次年选育1.2米高的树苗(此前为60厘米左右),树苗入土深度达1.1米左右,露土高度在10厘米左右。这样的深度,别说三四级风,再大一点,也只会把树苗刮“弯”,不会折断。

  儿子现在是‘治二代’,我想再干几年,助他一臂之力

  从1999年至今,高毛虎加入库布其沙漠治理大军已经将近20年。这些年来,无论是亿利集团还是当地政府,都投入了不计其数的精力、金钱和心血。高毛虎开玩笑说,他这个“治一代”已经和库布其斗了大半辈子,他被人问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要种到什么时候?

  1960年出生的高毛虎,今年整整58岁。他说,现在身体还硬朗,还能带领二三百人干活。这些年,他的工人有的因为身体原因退出,有的因为其他原因不再植树,但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坚持。这些工人也因植树改变了生活——至少,很多来自贫困地区的工人的钱包渐渐鼓了。所以,为了这些工人未来的生活,他也愿意继续干下去。他的目标是再干七八年,干到65岁甚至更久才退休。

  穿沙公路两侧已布满绿色

  20年来,有一种信念在支持着高毛虎与库布其的自然环境搏斗。他总结说,一开始,亿利集团与恶劣自然环境抗争的精神感染了他,作为第一代治沙人,他和很多工人流过血、掉过泪,擦干眼泪继续干,不离不弃,坚持信念。

  这些年来的坚持,让高毛虎成了奇迹的见证者,更成了受益者,他赚了钱,生活水平逐年提高,他住进了别墅,也给儿子买了一栋别墅,在他的带动下,很多工人家庭都赚了钱。然而更让他觉得自豪的是,如今回过头来看家乡,已不再是一片黄色的茫茫沙漠,他看到的是一片绿色,一个不再饱受风沙侵袭的城镇!每每想到这里,高毛虎觉得付出多少都值得。

  细说起来,高毛虎准备再干几年还有一个“自私”的原因:他的儿子如今也在亿利集团工作,负责绿化项目,算起来还是他的上级。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高毛虎的儿子从小就喜欢植树,喜欢帮他干活,也从他手中学到了不少种植经验和技术,这让他加入亿利集团后的工作得心应手。高毛虎寻思着,自己要再干几年发挥余热,帮儿子再钻研点新技术,让他更好地为公司服务,也更好地为治理土地沙化事业服务。

  记者手记

  其实,高毛虎为治理土地沙化做出的贡献,不仅局限于库布其这片土地。东至科尔沁沙地、河北坝上防护林,西至腾格里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他这样的普通工人和亿利集团等带去了从库布其沙漠上学到的经验,也带去了治理沙漠的信念。

  不仅如此,库布其治沙模式如今已经走出国门,走向“一带一路”。据了解,亿利集团因地制宜地在东南亚国家开展森林退化地带的生态修复,发展生态旅游,并开始与上合组织国家讨论甘草治沙扶贫,与蒙古国共商荒漠化治理和城市污染防治的对策。

  在种植前,高毛虎让树苗根部吸收水分

  高毛虎的20年,只是当地治沙人的一个缩影,在这里,还有数不清的“高毛虎”。治沙人流下了汗水和热泪,不屈地与恶劣环境做着斗争。不久前联合国环境署发布的《中国库布其生态财富评估报告》是对所有治沙人工作的最高肯定:库布其沙漠共计修复治理沙漠969万亩,固碳1540万吨,涵养水源243.76亿立方米,释放氧气1830万吨,生物多样性保护产生价值3.49亿元,创造生态财富5000多亿元人民币。

  取得这一切成就,不仅源于“人定胜天”的坚强信念,更源于我国对生态环境保护的决心。正如亿利集团董事长王文彪所说,“库布其沙漠的治理已经走过了30年,但如果没有习近平同志‘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伟大理念,库布其治沙不可能走到今天,库布其更不会成为十几万人生活的绿色家园。”(津云特派记者 周白石 陈玓怡)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