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鱼弟”缘何服毒自杀 背后故事令人心酸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北方网 作者:刘畅 编辑:付勇钧 2018-08-11 09:26:00

内容提要:2010年,一位9岁山东男孩替父卖鱼,因其娴熟的杀鱼技巧和淡定的眼神而爆红,被网友封为“杀鱼弟”。然而,名气没有让他此后的人生一路顺遂,出生在生意红火的卖鱼家,他14岁就辍学全职卖鱼至今,今年17岁的他又“红了一把”,但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一个小小的争执,他喝下了“死亡之水”百草枯。

2010年,一位9岁山东男孩替父卖鱼,因其娴熟的杀鱼技巧和淡定的眼神而爆红,被网友封为“杀鱼弟”。然而,名气没有让他此后的人生一路顺遂,出生在生意红火的卖鱼家,他14岁就辍学全职卖鱼至今,今年17岁的他又“红了一把”,但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一个小小的争执,他喝下了“死亡之水”百草枯。

8月7日下午,记者在山东济南一所医院见到了病床上的“杀鱼弟”小孟。医生表示,他是重度中毒,目前还在病危期间,需观察才能知道是否能脱离生命危险。

“杀鱼弟”是谁?

2010年,一段视频在网络上迅速走红,一个瘦小的男孩在鱼摊上杀鱼,手法娴熟,对于宰杀鱼的熟练程度甚至超过很多成年人。一条又一条的鱼顷刻间被少年开膛破肚,转瞬之间就被切割成一个个小块。

“杀鱼弟”

小男孩娴熟杀鱼、卖鱼的过程,以及犀利的眼神秒杀了众多网友,“杀鱼弟”因此也一炮走红。

鱼摊曾经的“杀鱼弟水产”招牌

成为网络红人后,自家鱼摊的生意也蒸蒸日上,排队来买鱼的人络绎不绝,小孟的爸爸直接将鱼摊名称换成“杀鱼弟水产”。

病床上的“杀鱼弟”  

距离是生还是死的“宣判”只剩7天

8月7日17时,记者在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见到正在床上休息的小孟,他神色疲惫,颈部和耳后的皮肤颜色呈深色,嗓音十分低沉沙哑。“就是一时冲动嘛,买了放着没用,想想就后悔,喝这个药烧得嗓子很痛”。

他的母亲王女士表示:“正好今天(7日)是喝完的第7天,前14天是关键。”王女士说,目前她和小孟父亲在山东陪着小孟治病,晚上就在病床前打地铺,家里剩下的5个孩子在苏州,由孩子姥姥看管,生意不得不中止。目前全家已经花了七八万元,他们已经打算把这些年生意赚的钱都拿出来给孩子治病了。

他们在苏州的菜市场工作和生活,为什么会到山东来治病呢?原来,这离不开好心人的帮助。苏州电视台的记者蒋小姐告诉津云新闻记者,他们栏目组从2010年就开始长期关注和报道“杀鱼弟”的故事,这次他们知道小孟中毒的事情后,了解到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的菅大夫是治疗该病的专家,把这一信息提供给了小孟的父母,并陪他们一家三口坐车从苏州来到山东,历经了10小时。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中毒与职业病科菅向东主任告诉津云新闻记者,据推测,小孟喝下了30至40毫升百草枯,百草枯是一种尚无解药的死亡之水,5至10毫升便可致死,喝下百草枯的前14天是关键时期,小孟是8月4日晚10点从苏州转院至此的,虽然在当地救治及时,但来的时候已经病情危重。目前已出现尿毒症和急性肺损伤症状,在病危期间还有继续恶化的可能。

菅向东

菅向东主任是百草枯中毒研究的前沿领军人物,他所在的科室在六年间已经收治了2900余例百草枯中毒患者,并将治愈率提升至61.8%。菅主任解释说,小孟虽病情危重,但也不要放弃希望,该院也曾治愈过比他更加危重的病患。如果治愈,小孟将没有后遗症,可以过正常生活。

菅向东还表示,虽然国家已经明令禁止生产和销售百草枯,但是这种农药还在市场上以“敌草快”等名称改头换面,或者包含在其他农药中,使用者还需警惕。

2毛钱引来所有人的指责  

“杀鱼弟”愤而喝下百草枯

在所有人的描述中,小孟喝药就像是一场由小争吵引起的意外。

小孟的妹妹小静看到了哥哥喝药的情形。她说,7月31号下午,哥哥去市场里面跟一位从他家买鱼的老板娘结账,一直以来黑鱼是11.5元一斤,但老板娘称和爸爸说好了11.3元一斤,然而哥哥不知道,当场跟老板娘发生争执。有人看到以后,便通知了爸爸。

“爸爸过去之后,没有问为什么,就责怪哥哥说:‘你不知道打电话啊,就知道吵。’哥哥回来以后坐在店里,几分钟后妈妈也说他:‘你也不是没有手机,也不知道问一下。’然后又有路人路过说风凉话。”

“后来爸爸和哥哥互相推了几下,两个人就打了起来,被妈妈拉开了,哥哥哭了,一直在说‘不怪我,怎么都说我。合起伙来欺负我。’一个人闷闷地坐了半个小时,猛地站起来往后院去了。”

后院是一个燃气厂,妈妈连忙让妹妹小静跟着过去,看看小孟干什么去了。只见小孟从燃气厂的仓库里找出了一个冰红茶瓶子,小静看到的时候,他已经喝下了大半瓶。她看到,茶水不是红色,而是深绿色的。她把瓶子夺过来,才知道哥哥喝的不是冰红茶,而是百草枯。小孟的家人当时并不清楚百草枯毒性那么重。老孟立即把小孟送到了最近的医院,进行了洗胃和催吐。虽然得到了及时的治疗,但是百草枯的毒性却不是那么容易解的。

在父母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下,小争吵演变成一场“大委屈”,虽然事后小孟也称“冲动”,但他备下农药这个举动才更让人心惊。

没人能说清小孟为什么要买农药,也没人知道为什么百草枯这种国家禁止销售的农药还能被轻易买到。小静听哥哥说,百草枯是在菜市场一家种子店买的,小静6号路过时,还看到了百草枯在销售中。

8月8日下午,在小静的指引下,津云新闻记者走访了该种子店。老板表示,他从2004年起就不再销售百草枯了,不记得自己卖过百草枯给小孟。同时他表示最近因为小孟喝药一事的不断发酵,他多次受到邻里的指责,还有人让他“赶紧走”。

网红“杀鱼弟”14岁辍学背后的疑问

杀鱼全年无休 最近时常和家里吵架

小孟的身体还在紧张的救治中,但小孟的故事却还连着一串疑问。为什么17岁的他轻易地走上了喝农药自杀的道路?为什么一个8岁男孩家里正走向富裕,却没有让他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爸爸到底有没有像传闻中一样家暴孩子并且打坏儿子一只眼?父母到底有没有利用他的名气不让他上学?

小孟妈妈说,小孟现在只有17岁,正是冲动的年纪,所以才会导致喝农药这一惨剧。那么,小孟到底是什么样性格的一个少年?

带着这些疑问,8月8日下午,津云新闻记者走访了苏州市官渡里立交桥附近的一处菜市场,这里是杀鱼弟小孟父母的水产店所在地,同时也是一家人居住的地方。前店后家,家里一共3个房间,隔着店铺的玻璃门就能看到家里的客厅,正对着大街上的墙上贴着营业执照,墙上有两个门,连接着两个卧室,里面睡着爸爸妈妈和家里的3个女孩,因为家里没有卧室给男孩子,大哥和四弟最近到附近租房子住了。

记者走访“杀鱼弟”家,探访其弟弟妹妹的生活

小孟在六兄妹里行大,爸爸妈妈和大哥到山东治病之后,家里由行二的妹妹小静当了几天家。记者到达时正是下午4点,因为最近不做生意,店门口的水槽干干净净,一条鱼也没有。小静正带着弟弟妹妹们躺在客厅地上铺着的毯子上,看电视、玩手机、睡觉休息。

“杀鱼弟”家弟弟妹妹们的生活

小静是一个大眼睛的机灵少女,她将家里这些年的经历和哥哥的生活娓娓道来。她说,爸爸本是山东苍山县人,十几岁爷爷过世后就到苏州讨生活,哥哥出生后,被妈妈抚养到3岁,交给家里的姑姑等亲戚抚养,妈妈也到了苏州,直到哥哥8岁才把他带到苏州生活。哥哥到苏州后在附近的友好小学上学,初一是回老家上的,但是上了不久又转回苏州,初二就因为自己不想上而辍学了。在她看来,哥哥不读书是因为哥哥不喜欢读书,喜欢玩游戏,认为上学没有卖鱼自由。爸爸对哥哥辍学的态度是反对的,但是也没有成功阻止哥哥。

对于哥哥辍学的问题,她说,市场里有不少小孩跟她差不多岁数,其中很多已经辍学帮家里做生意。她说“山东小孩很乐意劳动,我们的风俗就是习惯帮助家里。”

她说,成了网红后,哥哥没有沾沾自喜,虽然也有朋友和他开玩笑,但哥哥总是说“低调啊,不要这么说。”在她眼里,哥哥总是很腼腆,是一个不爱说话,更爱用行动表示对弟弟妹妹关爱的哥哥。

她说,哥哥每天早上7点开始工作,中午人少时就可以休息,下午六到七点也可以休息,晚上一般忙到七八点。卖鱼的分工一般是妈妈收钱,爸爸杀鱼,哥哥辅助他们,做一些卸货和杀鱼的工作。一天12小时,全年无休,虽然从14岁起就全职做这份工作,但是因为是一家人,哥哥小孟也没有任何薪酬,就是想要买衣服的时候跟爸爸说。

根据小静的描述,很容易勾勒出“杀鱼弟”小孟十七年来生活的轮廓。在老家出生后的前三年,他很幸福地在母亲的怀里长大,无奈3岁就跟母亲分离,被亲戚抚养。到了8岁,他终于可以到父母的身边承欢膝下,可是新的环境,新的学校,新的同学都让他无所适从。爸爸教他杀鱼,他就利用暑假帮家里的忙,这可能在他的环境里是一件理所当然甚至荣耀的事情,无意间一炮而红,家里的生意越来越好,但在学校里的他却没那么顺利,学习没有杀鱼那么擅长,也没有游戏那么有趣。初中一年级之后,他就完全辍学了。全职给家里帮忙,全年无休,对未来也没有太多的规划。以前的同学要么升到高中,要么回到老家了。他可以交谈的同龄人也越来越少。

小孟现在已经17岁,正值青春期,但他不像我们熟悉的青春期小孩在学习或者早恋,而是一天12小时在店里做事,唯一一个像青春期的孩子特征就是玩游戏,但这也正是他和家里产生矛盾的根源。小静说,最近他们经常吵架,原因是哥哥迷上游戏,经常凌晨才结束,爸爸说他:“你看你,白天让你睡觉我忙不开,不让你睡觉你身体又受不了。”哥哥回嘴说:“我的时间不用你来管。”爸爸要没收手机,哥哥又不愿意,因为这些事情一直会吵架。

到底是生活所逼还是被父母利用?  

这个少年一直在为父母说话

虽然邻居都说孟家的水产店很挣钱,甚至有传言家里每个月月入近万,但是小静觉得家里只是一般水平,没有买房,只有一辆20多万的车。

对于网上一直质疑的家暴,小孟的母亲极力否认,认为他们就是比较缺乏感情交流,家长都不知道孩子买了百草枯,父亲有过管教,也都是轻轻打一下,不可能到受伤的程度。妹妹小静也说,哥哥和父母的关系很好,尤其是跟爸爸很有共同话题,都喜欢聊狗、聊鸟,哥哥喜欢钓鱼,爸爸虽然没有耐性,还是会在旁边捕鱼陪哥哥一天。

关于网友对父亲打伤他眼睛的质疑,虽然喉咙难受,小孟也特意向津云新闻记者澄清了父亲打他导致眼部受伤的传言:“都是谣言,我的眼睛都伤了一年了人家才说的(那话),我的眼睛不是父亲打的,是玩鞭炮崩的。我在网上跟很多网友都解释过。”小孟表示虽然与父亲有吵架,但没有被打得严重受伤。苏州电视台蒋小姐表示,在她与一家三口的多日接触中,发现他父母十分忧虑,对小孟寸步不离,父亲为此跑前跑后,他母亲时常担心流泪,父亲也多次表示自责,称以前没跟小孟有更多的情感交流。

 那么网友的想法都是误解吗?有些误解或许并非无中生有。

记者走访孟家所在的菜市场时,多家商户向记者表示说,孟父脾气暴躁,经常一言不合就高声吼,甚至也会跟其他商户起冲突打架。还有人表示见过孟父向妻儿动手。虽然小孟亲自辟谣,但依然有人信誓旦旦地说他的眼睛是被父亲打坏的。在街坊邻居眼里,小孟性情内向,不爱说话,但是一直帮衬家里,不去上学。父亲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难免有利用孩子的名气之嫌。其中最突出的一点就店里曾经悬挂过“杀鱼弟水产”的招牌。

据小静说,2010年,哥哥因为“杀鱼弟”火了以后,店里的生意确实变好了一阵,但在她的记忆里,到了2013年之后,生意好像就没那么火了。家里挂上“杀鱼弟水产”的牌匾是在2012年底,她记得当时有一家广告公司主动为他们免费做了这个招牌,希望能帮广告公司招揽生意,这个名字也不是父亲要求的。这个牌匾在2015年因为刮风下雨已经不能用了。

津云新闻记者看到,现在孟家店铺的招牌上写的是山东大发水产,这个“大发”是小孟的小名。

在采访中记者感受到,小孟的弟妹们从未想过未来。他们不喜欢吃鱼,不喜欢卖鱼,但是也说不出自己喜欢做什么。

这个小小的菜市场中多是来自山东、安徽的外来移民,小孟和弟妹所上的也是社保积分可以上的外来务工子弟学校。他们的生活环境相似,未来也雷同。虽然邻居都觉得不上初中就辍学不好,但也同意如果学习不好,初中毕业就帮衬家里是对的,他们都缺乏对于孩子未来的想象力。

没有接受完整的教育、没有同龄朋友、单调的生活、繁重的工作、没有感情交流的父母,这些现实让小孟受了伤害只会向自己开刀。喝农药这一举动也许是因为委屈,也许只是试探一下父母对他的心意,到底是什么让十七岁的他如此绝望,只能备下了死亡之水百草枯呢?

诚然,“杀鱼弟”有着名气,网友们有权利对他的人生喟叹或指责。但网友对他的祝福和期许并不能化作实实在在的资源,让他维持生存或有谋求更好的发展。

小孟的生活需要他自己去奋斗和谋求,但小孟更不是父母的私人物品,获得九年义务教育是小孟的权利,完成这一义务则是小孟父母的责任,突破了这一底线的小孟父母,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众矢之的。

   原标题:【津云特稿】网红“杀鱼弟”,这样一步步走进“百草枯”……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