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云关注】@所有人,我们对老先生的记忆不会丢,会在一段段经典中,回味……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北方网 作者:吴宏 编辑:霍艳华 2018-09-12 07:15:11

内容提要:他说了56年评书,有录音记录的就有100多部,在全国500多家电台、电视台播出。据有关部门调查显示,每7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人在听他的评书,他的听众将近2亿人……

  天津北方网讯:他说了56年评书,有录音记录的就有100多部,在全国500多家电台、电视台播出。据有关部门调查显示,每7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人在听他的评书,他的听众将近2亿人……

  这位传奇人物就是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先生。据媒体报道,单田芳先生于9月11日下午3点30分,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逝,享年84岁。噩耗传来,无论是90后,还是40后,大家都感到惊愕又万分悲恸。几代人不约而同地集体记忆,都来自单田芳先生那独特的沙哑嗓音塑造的人物和他们的传奇故事。

  “上回书说到”“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八十年代某个慵懒的午后,学校课间,同学熟练的背诵出大段评书里武林人物的武功排行榜,如此灌口完全碾压我等只会背诵课文的同学。”“《三侠五义》《白眉大侠》《三侠剑》《隋唐演义》以前打开收音机就想听的评书。”网友们对于单田芳先生的追忆,全都在他创作和表演的一段段经典评书中。

  辽宁省文化艺术研究院馆员、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抢救记录工程项目负责人高旭告诉记者:“去年9月,我们与单田芳先生相约他鞍山的家中。连续三日,先生为我们留下了5.5个小时的口述史。先生的音容笑貌至今记忆犹新。先生就这样离开了我们,还没有等到我们把最后成果交给先生……心中充满了遗憾、伤感和不舍。谢谢先生最后留给我们的宝贵资料,愿天堂没有病痛,单先生一路走好。”

  生于曲艺世家

  单田芳1934年12月17日出生于营口市的一个曲艺世家,外祖父王福义是闯关东进沈阳最早的竹板书老艺人,母亲王香桂是三四十年代著名的西河大鼓演员,人称“白丫头”,父亲单永魁是弦师,大伯单永生和三叔单永槐分别是西河大鼓和评书演员。这样的身世注定单田芳先生要一生与评书艺术相伴。

  1954年走上评书舞台,1979年5月1日,单田芳重返书坛。1995年,单田芳成立了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007年1月26日,单田芳宣布收山,《老店风云》是他的收山之作。2010年7月,75岁的单田芳又选出重新出山,录制的现代电视立体评书《羊神》。2011年,出版了自传《言归正传:单田芳说单田芳》。代表作品有《三侠五义》《白眉大侠》《三侠剑》《童林传》、《隋唐演义》《乱世枭雄》 《水浒外传》 等评书。2012年,单田芳在第七届中国曲艺牡丹奖颁奖典礼上获得终身成就奖。

  “其实,师父在《老店风云》之后,又在2014年录制了《千山传奇》。师父实在是太热爱评书艺术了,只要身体允许,他从来不停歇。”单田芳先生的徒弟、沈阳大学播音主持专业副教授孙宏博深情回忆道。

  自1981年以来,单田芳先后出版了近四十部评书,是全国出版评书最多的评书演员。《大明英烈》入选《中国十大传统评书经典》丛书。2000年,群众出版社出版了《单田芳评书全集》。《中国武侠小说史》一书将其列为大陆的武侠小说作家之一。评书《白眉大侠》和《宏碧缘》被拍成电视连续剧播出。此外,他录制了《薛家将》等多部电视评书并自编自演了《龙虎风云会》(正续)等广播评书。

  单田芳先生的女儿单慧莉告诉记者:“父亲2000年做过胃癌手术,从此一直与病魔抗争。这期间,他也从没间断录制评书,比如《清官于成龙》《明末遗恨》《千山传奇》等都是他晚年录制的评书作品。”

  家人劝过单田芳,注意身体。但是,他就是喜欢评书艺术,晚年还坚持说评书。“只要一息尚存,就要继续说评书。”

  “匠心”说书人

  1953年单田芳高中毕业后,考入东北大学,但因病退学,拜李庆海为师,正式说书。1955年参加鞍山市曲艺团,二十四岁正式登台,六十年代即在鞍山成名。1955—1956年间,他先后说过传统评书《三国》和《隋唐》等十多部,以及新编评书《林海雪原》《平原枪声》等。文革期间,因下放而离开舞台。1979年5月1日,单田芳重返书坛,在鞍山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第一部评书《隋唐演义》(《瓦岗英雄》),此后与其合作十余载,先后录制播出了三十九部评书,风行全国大江南北几十家广播电台。其中《天京血泪》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听众多达六亿。

  “师父对于评书艺术始终精益求精。所有的评书本子拿到手,他都必须重新过一遍,家人经常劝他,没有必要这么严格。但是师父用他的‘匠心’要求自己,这让我们这些徒弟也不敢懈怠。他要求我们这些弟子每年要录书、说书。”单田芳徒弟、沈阳广播电视台主持人孙刚回忆道。

  “每年我坐车从沈阳到北京看师父,将近20年的来回车票摞起来有半尺厚。师父每天早上7点就吃完早饭了。但是每次我从沈阳去看师父,通常是早上9点到师父家。师父总是等我到了一起吃早饭。平常的时候师父是一个特随和的老人,但是,当一提到说书的时候,他就变得非常严格。”年轻的孙刚眼中,师父单田芳既是和蔼的慈父,又是严格的师父。

  “师父总说,‘别人会来看这是单田芳的弟子。’他会用他的学识和标准来要求我们,所以我们每次面对师父都会很紧张。师父对于每一段书真的是精雕细刻。所以我每次去看望师父,路上一宿的硬卧几乎都在默词。”

  严师、慈父

  孙刚眼中,单田芳的身教重于言传。“有一回师父在辽宁电视台录六讲评书,每讲20分钟,师父都是一气呵成,中间可能仅有片刻休息喝水的时间。全程录下来,师父没有一个错处。凭师父的艺术成就,他完全可以通过多年积累的技巧完成评书录制工作。但是师父从来一丝不苟,总是在每一次说书前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

  孙刚每次说书的时候,哪怕有一点松懈,都会感觉师父的话就在耳边。“包括我做节目的时候,把评书用到节目中,必须对听众、观众负责。师父平时闲谈的时候,就潜移默化的教给我很多东西。让我们通过悟性感觉到师父传授的知识。”

  “评书传奇”走了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评书的魅力在于每一章独立成篇,串起来又是一部完整的作品。每一章回结束都给下一次听书留扣儿,评书迷们对于评书,对于单田芳先生的深刻记忆也多来自这句话。

  “师父对于名利很淡泊,但是经他手的事情,一定很公正,对事不对人。师父从来不会在做事上有所保留。做事先做人,这是师父对于我们的身教。”说书留扣,但是做人,单田芳绝对的真诚、坦诚。

  2010年12月28日,孙宏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单田芳收徒仪式上正式拜单田芳为师,学习评书艺术。“2010年12月28日对于我来说是艺术生涯中一个非常具有纪念意义的日子。每年到了这一天,我都感觉自己的艺术生命又延长了。对于我来说,这个日子总是充满了仪式感。2017年12月28日正好赶上师父的农历生日。我给师父打电话说:‘师父,这个日子太巧了,能在这一天成为您的徒弟非常幸福。’”

  “我们学习师父的精髓,是他的勤奋和全情投入,还有他的创作能力。师父的声音非常有特点,但是师父说书精髓是实实在在的表演。他在表演过程中跳进跳出,进入角色非常快。师父说书的时候总是给声音化妆,没有‘张三说,李四说’这样的话。而是直接通过声音的装饰来塑造不同的人物和性格。这是师父要我们学习的,也是我们不断精进的方向。”

  “从明英烈到三侠五义,从童林传到白眉大侠,从乱世枭雄到太平洋大海战,单老的声音陪伴了我们的童年,青年。单老一路走好!”是啊,所有人对于单田芳先生的记忆没有丢,在这一段段经典中,回味……(津云新闻记者吴宏)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8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