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南开的故事】怀念陈炳富先生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北方网 作者:张文中 编辑:孙畅 2019-10-11 15:43:31

内容提要:直到最近,偶然得知陈先生已于2010年12月去世。尽管先生已经九十高龄,但作为先生的学生、后辈依然对先生故去,依依难舍。

  直到最近,偶然得知陈先生已于2010年12月去世。尽管先生已经九十高龄,但作为先生的学生、后辈依然对先生故去,依依难舍。

  陈先生是中国管理学科的开创者之一。“文革”之后,百废待兴。被看成是社会科学的管理学更是损失惨重,没有理论,缺乏实践,更无学科带头人。正是在这个关键的历史关头,当时已经年近六旬的陈先生毅然从经济研究转行开始管理科学的研究和教学工作,创办了南开大学管理学系。陈先生十分注重创建中国管理学科的方法论建设,他提出了中国管理学建设要和中国传统智慧、国际先进理论以及管理实践相结合的思想。为此,陈先生身体力行,他致力于开展国际交流,在管理学的研究和教学中积极采用英文原版教材,并请外籍教师直接用英文授课。他创办了与加拿大约克大学联合培养研究生的新模式。这些做法在八十年代初是很有开拓性的,吸引了众多的学子竞相报考陈先生的研究生。

  我和陈先生相识于一九八四年。一九八三年我从南开数学系毕业后分配到大庆石油管理局企业管理处工作。通过一年多的工作实践后,我想再读一个管理学学位。经过比较分析之后,我觉得陈先生创办的南开管理学系从课程设置、师资安排(有外籍教师)和办学方向上比较有开拓性、前瞻性、综合性。据此,我想报考陈先生的研究生。

  那时候,我并不认识陈先生,但是听说陈先生十分平易近人,对学生充满关爱,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给陈先生写了封信。信中说了自己为什么从数学系毕业后要转行搞管理,为什么在工作一段时间后又想再系统地学习管理学理论,同时也谈了自己对管理理论与实践一些粗浅认识和体会。本来我以为陈先生太忙,他不太可能直接回信,最多可能让助手代回封信。然而出乎我的意料,不久就收到了陈先生的亲笔回信。他在信中对我报考他的研究生表示欢迎,并说像我这样学习数学、物理,并已经从事过一段管理工作的学生,很适合读管理系的研究生。同时,陈先生也表示由于报考的人很多,录取率比较低,希望在工作之余能认真准备考试科目。还要做好两种准备,能如愿以偿考上很好,如没有考上,还可以再考,在实践中多积累管理经验也很重要。这对于我无疑是个巨大的鼓励!此后的一个时期,我白天高效工作,晚上认真准备考试,虽然每天很忙碌,但内心很充实,很幸福。在大庆的两年,我参与“企业管理整顿工作”,主导了“大庆企业管理基础工作调查”,作为主笔人起草了“大庆企业管理现代化规划”。还作为秘书长发起成立了“大庆中青年改革者联谊会”。研究生考试进行得很顺利,英语、数学等主要学科成绩突出。当我接到录取通知书时,心中充满了喜悦,新的环境,新的生活,新的起点,我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和期待。

  一九八五级管理系研究生,刚刚进入学校时并没有分导师。第一年主要是上相关课程,我被指定为三十多名同学的班长。由此和当时还担任系主任的陈先生接触的机会更多了。陈先生很忙,他前后几届的研究生加起来有几十人,而且当时管理系发展很快,从教材、师资建设到基本建设占去了陈先生很多精力。记得我们当时常常会晚上去陈先生家。往往是上一拨还没走下一拨就到了。工作了一整天的陈先生尽管很累,但他对学生始终充满激情,对大家在学业上、生活上的各种问题,总是耐心细致地释疑解惑。

  1987年上半年,我当时已经修满了学分,开始毕业论文的写作。根据我在大庆油田两年实践和随后观察与思考,我准备以中国石油价格改革作为我论文的研究方向。当我把想法向导师陈先生汇报后,陈先生当即表示:这个选题和国家经济改革与发展结合紧密,你在这方面又有基础,可以做这个题目。他还和南开经济研究所的孔敏教授把我推荐给国务院价格研究中心副总干事杨鲁学长。由于研究石油价格问题,需要到国家计委、中石油、中石化、国家物价局等许多单位调研,陈先生特批我作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借调人员常住北京。正是由于陈先生的开明、开放的育人理念,和为学生提供的学习和研究环境,我顺利地完成了《中国石油价格改革研究》,提前半年通过了论文答辩。这一研究直接推动了我国石油价格改革落地,当时国务院负责同志高度认可,做出重要批示,1989年初研究成果成为国家政策。

  1988年,我正式调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从事政策研究工作,为国家的改革开放事业献计献策。当时做过很多研究,其中“中国宏观经济决策支持系统”让我记忆犹新。1990年我担任课题组长主持研究,经过两年多努力,1992年通过了国家级鉴定。当时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成果鉴定会,惠永正、孙尚清同志主持,研究成果获得国家科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科院、国家计委、财政部等部委及世界银行、IMF的高度评价。随后我赴美学习,从美回国后开始创业。陈先生一直关注着我的成长。尽管比较忙,但只要有时间回天津,我总要回学校到陈先生家中探望。每次和陈先生见面都是很愉快的。后期陈先生眼睛不好,但他仍然对我所做的事情有比较充分的了解,并对在当时的条件下如何做好企业管理工作发表自己的看法。他鼓励我要扎扎实实地把企业做好、做强、做大,同时要结合自己的实践进行理论创新,这对于中国的经济现代化意义重大。

  就读于陈先生门下,是我人生的幸事。正是陈先生的栽培和厚爱,使我在研究生学习期间进一步积蓄了人生的力量,明确了未来的方向,迈出了事业关键的一步。和管理系许多同学一样,陈先生是我们心中的一座碑,永久的碑!

  陈先生,安息吧!

  后记

  为了给南开经济学百年百人撰稿,我找出了这篇写于2011年4月的纪念陈炳富先生的文章。由于当时的具体情况,这篇文章未能发表。现在发出来,正值先生逝世八周年。

  张文中

  2018年12月

  (张文中,南开大学1979级数学系本科、1985级管理系硕士,物美集团董事长)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