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康·小康】津夜时刻:追光舞者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北方网 作者: 编辑:李彤 2020-10-15 07:36:00

内容提要:傍晚,天津的海河边华灯初上。随着时间轴往前推进,路灯、高楼、桥梁渐次点亮,夜一点点暗下来。

天津北方网讯:傍晚,天津的海河边华灯初上。随着时间轴往前推进,路灯、高楼、桥梁渐次点亮,夜一点点暗下来。

街舞舞者武鑫和他的学生、舞团队员们,刚刚结束下午的课程,从他们距离河边不远的街舞教室,追着夜晚而出。他们打算到附近的海河亲水平台去放松下。说是放松,其实仍旧还是练舞,只不过用的是一种叫cypher的形式——音乐响起,大家围成一个圆圈,谁对音乐的feel刚刚好了,谁就可以跳进圈中央,即兴起舞。一种街舞独特的练舞跳舞方式。

夜晚的海河边是一派热闹的场景,这里有很多年轻的舞蹈爱好者,用肢体语言诉说着属于这座城市的活力。与室内跳舞不同,在室外,他们更关注的是音乐和自己的舞蹈本身。

在这座城市,很多年轻人加入了舞蹈大军的队伍。武鑫说,这段时间很多舞蹈工作室都非常火热,像他所在的工作室课多的时候能从白天排到晚上,一天八九个小时。尤其是晚上,有时课程能从傍晚六七点开始,一直到深夜结束。有时甚至会安排专门的“深夜课堂”,对很多跳舞的人来说,跟深夜食堂一样,10点钟,夜晚才刚刚开始。

“大学毕业以后,就一直在这边进修,平均一天跳七八个小时舞。”家在青岛的李宇鹏,因为天津的街舞资源很好,便在毕业后选择长时间来这里进修,这两三个月以来,她都是每天晚上跳到教室“散场”,最后一节课结束。对这位已有4年舞龄的年轻姑娘来说,上课、练舞就是她晚间闲暇生活的全部。

这两年,因为《这!就是街舞》《舞蹈风暴》等综艺节目的火爆,很多人看到了舞者们惊艳的舞台状态,也看到了他们不为人知的辛苦日常。然而大家并不知道的是,其实,在我们的城市中,在我们身边,就有很多日日与舞为伴的“普通人”。他们可能并非像武鑫这样的职业舞者,他们或许只是学生、上班族甚至退休的大爷大妈。白天,他们在自己“岗位”上忙碌着,放学后、下班后、一整天的家务后,他们就变身成舞者,为这个城市的夜色,倾注着动感和活力。

“跳舞这事,对我来说,跟年龄无关。”退休以后,从55岁才开始跳舞的秦琳,如今已经是她们团队的“资深舞者”了,和另外几位舞友共同担任领舞。疫情期间憋了好几个月以后,从夏天开始,她和姐妹们的“舞团”终于又恢复了到社区附近广场的每晚舞蹈活动。

因为跳得好,每天晚上,都有人围观秦琳她们跳舞。好多人驻足一看就是半小时,更有很多因为看的入迷就加入成为广场舞大军一员。对于广场舞这词儿,秦琳不觉得有什么俗气的,也没觉得是贬义。“在广场跳舞、公园跳舞,叫这个很正常啊。我们也会注意场地的选择,不扰民。”秦琳觉得,如果专业舞者的表演是夜晚的剧场舞台,那她们的舞台就是这城市,幕布就是夜色,“不觉得因为有了我们,咱天津的夜晚,更显得有活力,更有生活气息吗?因为我们就是用自己的舞蹈,把快乐散播在夜晚的空气中了。”

在东丽区上班的孙大美,工作地点偏远、工作时间并非朝九晚五,可是这些都没能阻挡她一下班就去跳舞的热情。

“我跳的舞叫salsa,一种拉丁社交舞。我们是一个比较小众的群体。”孙大美下班后,要换乘两趟地铁,历时1个小时才能到舞蹈教室,“跳起来什么烦恼都忘了,有时加班以后工作超过10小时了,也得去教室上课,去舞会。舞会是salsa一个常规操作,一般都是在下课以后,八九点开始,在酒吧里,有专门的DJ放salsa音乐,会跳salsa的朋友们相约去跳舞。跳舞对我们来说,是晚上的休闲活动,别人晚上去聚餐、喝酒时,我宁愿坐一个小时地铁折腾去跳舞。”

这种源自加勒比岛国古巴的舞蹈,不仅舞蹈律动和音乐都热情洋溢、充满活力,更是因为有强烈的社交属性,对工作一天的上班族来说,是一种放松的方式。三五朋友相约去跳个舞,聊聊天,听听音乐,效果跟心理按摩差不多。

夜晚对于各种各样的舞者来说,是他们世界的开始,也是他们快乐的开始。在津城,无论是年轻人拥趸的街舞、拉丁舞,还是白领青睐的形体芭蕾、抖音舞,或者是拥有众多群众基础的广场舞,都逐渐占据着人们夜晚的业余文化生活。

与此同时,2020年津城在发展夜间经济过程中格外注重商旅文体联动,为百姓打造了诸多美丽而富于城市特色的夜生活地标,为晚上追寻光影的舞者们也提供了许许多多美丽的城市夜色“背景板”。越来越多的普通人感受到舞蹈这种艺术带来的快乐,城市的夜色都在他们挥洒的汗水中,在美好的肢体语言和音乐中,有了与白天不一样的景色。(策划/张倩 津云新闻记者/史潇潇 摄影/姜晓龙 设计/陈楚)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9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