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河徐家”覆灭:曾巧取豪夺掌控上百亿资产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 编辑:靳永锋 2021-03-28 08:57:42

内容提要:“人不能把钱带走,钱却能把人带走。”在3月27日播出的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里,辽宁省大连市金州新区管委会原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徐长元在接受审查调查时发出慨叹。

“人不能把钱带走,钱却能把人带走。”在3月27日播出的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里,辽宁省大连市金州新区管委会原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徐长元在接受审查调查时发出慨叹。

40多年前,徐家兄弟的母亲去世时,家里接近赤贫;40多年间,“庄河徐家”名下的公司一度发展为掌控资产上百亿、在当地举足轻重的商业集团。案发后,侦查机关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资产包括:房产2700多套,土地43宗,注册企业46家,车辆142台……随着徐长元被查处,徐家兄弟利用权力、地位影响和暴力手段巧取豪夺“发家致富”的违纪违法行为逐渐公之于众。

本报记者实地采访,调查了“庄河徐家”发迹至覆灭始末。

1 在大哥“照顾”下,家族成员一路大发横财

“我永远记得那一幕:1972年我17岁时的一天,病重的母亲给两岁的五弟喂完奶后,拉着我的手嘱咐道,一定要把弟弟妹妹照顾好,我含泪点头,她就去了……”直到今天,身为长子的徐长元一提起这段心酸往事,还会眼泛泪光。

母亲去世后,徐长元辍学到生产队劳动,帮助父亲养活弟弟妹妹。那时的徐长元吃苦肯干,18岁因表现突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29岁,任庄河县包装制品厂厂长;39岁,任庄河市市长助理……之后,历任庄河市副市长、市长,瓦房店市市长、市委书记,长兴岛临港工业区和金州新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书记直至大连副市级干部。庄河、瓦房店、长兴岛、金州,徐长元仕途所及之处,成为徐氏家族企业发展中的重要地理坐标。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起,随着徐长元一路升迁,二弟徐长发、三弟徐长波、四弟徐长威、五弟徐长宝先后成立多个经济实体,并以长波物流为母公司成立长波集团,下辖长波地产、长波汽贸、长威物流等公司。2008年后,又成立了常巍房地产、信谊典当、营城子建材市场等几十家公司。

老大徐长元从政,其弟从商,其妹徐秀敏管账,大家渐渐达成默契。而徐长元又是如何“照顾”弟弟妹妹的呢?

经查,徐长元历年来贪污、挪用公款、受贿数亿元,大部分交由长波集团统一支配。他和集团在利益分配方面高度关联、深度捆绑。

“当时从徐长元家中发现的暂扣款仅为25万元现金,令人意外。”辽宁省纪委监委的调查人员告诉记者,徐家具有财产家族式管理特点,各家没什么“私房钱”,企业收入全部上交,所有资金都交由集团统一管理分配。家族和集团的资金混杂使用,徐长威、徐长宝手下的打手、小弟也彼此串用,均为徐氏家族和集团利益服务,形成了家族、集团、组织三位一体、无法分割的特点。

2 暴力索债变成索命,手下称“老板说只要打不死人就没事儿”

刘某某是长波物流的货车司机。因为欠了公司七万元左右的车辆承包费,他被强行关押在庄河某宾馆。家人勉强凑出一万元,可对方并不满意,“你也还不上钱了,给老板一个诚意,不行就剁手指头吧。”濒临崩溃的刘某某别无选择,只好同意。

刘某某手起刀落,两刀下去,左手小指前端被生生斩断。回家没几天,却等来了令人绝望的消息:“老板说了,车你还接着开,欠公司的钱免一万,剩下的干活继续还。”

刘某某忍气吞声,家人欲哭无泪:“徐家老大是瓦房店市长,他们家势力太大,谁敢报警?”

为了催收管理费和承包费,“老板”徐长威、徐长宝指使手下多次将欠款司机押至宾馆非法讨债。

其间,司机李某喝农药自杀,送医后仍被徐家手下折磨,造成李某双肾衰竭、终身残疾;司机邱某为从非法控制中逃脱,在高速公路上跳车被碾压,其家属甚至在调查组了解情况时,仍忌惮徐家势力不敢出面……

记者问徐长元,知道这些事吗?他只是喃喃道,“这些小事我不知道。”

事关他人生死却称“小事”的徐长元,是徐家的“大家长”。早在徐长宝进驻普兰店搞房产开发时,徐长元就指点他,物业一定要自己人干,招保安要找一些“有震慑力的”,“个别来闹事的,也不要客气”。这话传到保安中间便成了“老板有钱,只要打不死人就没事儿”。

有谁敢在国土局举办的竞标现场公开扬言“左手举牌左手掉,右手举牌右手掉”?徐家人就敢。2004年,徐长宝成立了大连长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强揽工程、恶意竞标,威逼、恐吓他人低价转让资产。竞标前,打手们就在庄河市国土局门口公然威胁竞买人。结果竞拍时,除了徐长宝的人,果然无人敢举牌。

就这样,在徐长元的指点、纵容下,徐家依靠其政治地位,盘踞大连地区十余年,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先后实施了诈骗、高利转贷、非法拘禁、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故意伤害等犯罪行为24起;实施非法讨债、强迫交易等违法行为35起。

这些违法犯罪行为让“庄河徐家”成为地方一霸。老百姓避之唯恐不及。当地人流传一句话:“沾上老徐家就没好事。”

3 权力干预司法,为赌场护院、为打手开脱

长波汽车销售有限公司院内,一辆警车长期停放,谁能想到这里竟是个赌窝?听闻有警车护院,庄河、丹东等周边地区的赌徒纷纷慕名前来,徐家大发其财。

进出赌场的,有做局招来的“猎物”,也有鞍前马后为徐家卖命的打手。

孙飞一直喊徐长宝“五哥”。据他讲述,自己有意接近徐长宝,是因为“靠上这棵大树,在社会上也能更好发展。”江明勇同样如此,“徐家有当官的、有做生意的,是庄河第一大家族”,他从主动靠近孙飞开始,渐渐帮着徐长宝办事。

孙飞因为暴力犯罪被判刑后,徐长宝持续为其缴纳社保、补偿生活费。是徐家对手下格外仗义吗?事实是,孙飞手下将人打成重伤后,150万元赔偿金,全部都是徐长宝强令手下及多名参赌老板凑的。

在孙飞、江明勇涉黑案案发后,徐长元为包庇、保护徐长宝,多次以老领导身份干预司法。

瓦房店市人民法院原院长张明鹏在看守所向记者回忆,当时徐长元是瓦房店市委书记,提前打招呼说有个庄河的案件要交过来,张明鹏心领神会。徐长元此后多次过问案情,并明确交代“快审快办,不要节外生枝”。

尽管有张明鹏从中操作,2010年,孙飞、江明勇仍因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判刑。毕竟心中有鬼,徐长元、徐长威要求家族在庄河市所有产业全部撤离。

徐长宝随之成立了大连常巍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普兰店开发海湾新城楼盘。他行事风格依旧,以招收保安为名,大肆网罗党羽。海湾新城继而接连发生了保安随意殴打他人、持械打砸车辆、以轻轨遮挡采光为由聚众阻碍施工等恶劣事件。

2013年5月,徐长宝经人引荐,与时任大连市公安局普兰店分局南山派出所所长曲波结识。徐长宝向曲波提出海湾新城小区在其管辖范围,保安常与业主等发生冲突,希望给予关照。曲波考虑到徐氏家族实力雄厚,有意与徐长宝加深交往,便接受了请托。曲波此后在涉及徐家的案件处理中多次严重违规违纪,换来的回报是,以低于市场价58万余元,购得该小区一套200多平方米的房屋。

4 挪用公款帮开发商造假,违规提高补偿标准,非法敛财滚雪球

长兴岛,位于瓦房店市西南角。

2005年,大连市开始开发长兴岛,徐长元兼任长兴岛临港工业区管委会主任、党工委书记。

2008年6月,徐长元特意交代徐长威,“长兴岛有几个项目挺好,你与王守宽联系,为了避嫌,你不要出面,如果哪个环节上卡住了,让他直接来找我。”

之所以会相中商人王守宽来当“白手套”,是因为在徐家人眼里“老王这人不吃独食,有眼力见儿,有钱大家赚。”而这个“有眼力见儿”的老王却在看守所告诉记者:此生最后悔认识徐氏兄弟,肠子都悔青了。

可在当时,面对巨额利益诱惑,王守宽喜出望外,他正苦于投资开发房地产资金不足。徐长威当即表示钱不是问题,帮他凑齐了竞买保证金。

如此热心,徐氏兄弟看中的是背后的“肥肉”——招商引资奖励。徐长元觉得这是个机会,一方面,可以完成自己的招商任务,另一方面,可以获得高额奖金。他不惜要求财政局挪用公款借给王守宽。在徐长元的督促下,招商局甚至安排专人协助王守宽的衡逸公司公然造假,以履行完相关手续。

截至2009年12月底,在徐长元与徐长威共同为王守宽虚假引进的外资中,长兴岛管委会就借资3.28亿元。

这还不够。2010年7月,王守宽提出想提高奖励金额。出于“共同的利益”,徐长元再次打破规矩,在未组织召开管委会常务会议的情况下,将奖励比例提高。同年12月,徐长元安排向衡逸公司拨付了6000多万元奖励款,其中4000万元随即进了徐家户头。

“简直是荒唐,典型的损公肥私。”知情者这样评价。管委会自己垫钱,名义上完成了招商引资任务,却没有得到任何实质项目,还白白掏了巨额奖金。

房产、物流、放贷……徐家的买卖遍地开花,是徐家人特别有经商头脑吗?是他们越来越会利用权力获取巨额回报。

2010年,王守宽与徐长威合作的长威木材市场动迁项目启动,两人嫌甘井子区政府对地块的评估价过低。找徐长元商议后,徐长元支招道:“你们自己找家评估公司,多评一些,有个依据,然后再跟政府谈。”

徐长威便委托熟人按照自己的意愿重新评估。评估后,评估价一下涨了10多倍。这么“水”的评估报告是怎么做出来的?

海湾新城的售楼员小赵有天正在值班,突然被叫去帮忙。去了看到桌子上放着一摞空白的租赁合同,已经有人在埋头填写了,小赵被告之“名字随便写”,于是她学着填了十几份。

这正是徐长威一手导演的。他们通过炮制560份假租户合同,虚报高额赔偿预算。

最终,通过一系列造假,该地块补偿价远超地块实际价格。这么明显的虚高价,怎么顺利通过审批的?

参与此事后被调查的甘井子区时任常务副区长侯祯涛道出了其中“苦衷”:高额补偿价是徐长元之弟徐长威提出的;时任大连副市长张军又曾多次表示“补偿结果要尽量让长威木材市场满意”,考虑徐、张二人的权势,自己不敢得罪,开了绿灯。

此桩土地的动迁、收储中,徐长元、徐长威伙同王守宽等人骗取政府动迁补偿款5.87亿元。

在权力、财力、暴力的相互助长及共同作用下,徐氏家族在庄河、普兰店乃至大连市均造成了恶劣影响,群众反映强烈。

5 贪腐“家长”带着家族走向覆灭

2015年5月,徐长元年满六十,他快速办理了退休手续,随即出任长波集团决策委员会主任,直接领导集团经营管理。

急于从幕后走到前台,是因为徐长元预感到了风险。他称“知道很多方面不正规”。慑于反腐败高压态势,早在一年前,他就选择将部分受贿款退了回去。

徐长元身份地位特殊。一方面,在血缘关系上是徐氏兄弟中的大哥,由于当家早,在家庭内部事务、家庭纪律和管理上有话语权;另一方面,他具有领导干部身份,见多识广,有能力对家族发展的重要事项进行决策,也有条件为家族事务打探消息、疏通关系。

多行不义必自毙。接获大量群众来信举报后,2018年4月,辽宁省纪委监委第十纪检监察室对徐长元有关问题进行初核。

7月6日,经辽宁省委批准,对徐长元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省纪委监委为此成立专案组。这是该省纪委监委查办涉案金额最大、涉案人员最多、涉案时间最长、涉案类型极其复杂的一起官商一体、官黑一炉、商黑交织典型案件。

当年12月,徐长元被开除党籍,移送司法。

“家族”和“组织”无法分割,徐家人在组织运转中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家族”和“集团”无法分割,各企业的收入都由家族统一支配。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有关规定,并综合专案组调查情况和现有证据,认定庄河徐氏家族已经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非法控制)特征,四个特征联系紧密,无法分割。

2020年9月、12月,法院对徐氏家族涉黑案作出一审、二审判决。

徐长元、徐长威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诈骗罪等,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徐长宝被判刑25年,徐长波、徐秀敏、徐长发各领刑罚。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大连市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591起,党纪政务处分446人,组织处理299人,认定为“保护伞”87人,移送司法机关23人,对9个党组织进行问责。大连市纪检监察机关共下发纪检监察建议书110份,督促案发单位和地区查找漏洞,认真整改、建章立制。通报曝光典型案例5批次、23人,持续释放有“伞”必打、一查到底强烈信号。

除恶务尽。隐藏得再深,也逃不脱受惩处的日子。

   原标题:“庄河徐家”的覆灭:曾巧取豪夺掌控上百亿资产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21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