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会点染 户户善丹青 大运河孕育的杨柳青木板年画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北方网 作者:劳韵霏 摄影 蒲永河 视频制作 息明亮 编辑:刘颖 2021-11-30 08:06:00

内容提要:“丹青百幅千般景,都在新年壁上逢。”千年流淌的大运河,宛如一条生命之河,滋润了天津西青区杨柳青古镇,也孕育了享誉海内外的“杨柳青木板年画”。


  天津北方网讯:“丹青百幅千般景,都在新年壁上逢。”千年流淌的大运河,宛如一条生命之河,滋润了天津西青区杨柳青古镇,也孕育了享誉海内外的“杨柳青木板年画”。

  杨柳青木版年画代表性传承人霍庆顺是吃着运河水长大的,他认为,正是门前这条大运河,让杨柳青木板年画有了包罗万象的艺术风格,产生了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

  古老的杨柳青木板年画历经了几百年的兴衰,在一代代传承人的执着与守护下,年画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

  寻找年画的来访客

  午后的阳光穿过木质的窗棂,落在窗前的木桌上,木桌上白色小瓷碗里是五颜六色的颜料。阳光正好,“玉成号”画馆里寂静无声,71岁的霍庆顺蘸取颜料,在宣纸上描绘着色彩。

  霍庆顺是杨柳青木版年画的第六代传承人,他正在绘制的是一组琴棋书画仕女图,传统的杨柳青木板年画需要构思、勾描、刻版、印刷、绘画、装裱等几道主要工序,霍庆顺的这组年画已经制作了三个月,只完成了三分之一。

  杨柳青古镇修旧如旧,用仿古式的建筑复刻杨柳青曾经的样子,但在霍庆顺记忆中,杨柳青的过往始终如昨日般清晰。

  霍庆顺最初的记忆停留在运河边,他记得儿时的家就在运河岸边,他喜欢每天跑去运河边看往来运输的船只,运河岸边有人在洗菜、洗衣服、挑水,杨柳青的繁华历历在目;他喜欢在每日退潮后去运河边捡蛤蜊,岸边留下他的一串串小脚丫,捡到蛤蜊后,他提着一篓蛤蜊欢快地穿过三条大街回到家中。

  霍庆顺说自己是在运河边长大的孩子,运河是他儿时最快乐的玩耍地,直到4岁那年,他知道了家里的秘密,这个秘密与运河有关。

  1953 年的春天,家里来了一位文化部的干部。“杨柳青还有年画吗?她一下车就开始打听,很多人说没有了,但她不死心,从西街走到东街,有位老人告诉她,霍家可能还能画,于是她就奔我家来了。”

  当年,霍庆顺一家住在一个四合院里,院子里还住着几位年画老艺人,寻画的干部如获至宝,她在霍家住了两天,详细了解了杨柳青木板年画的历史与现状。“她叮嘱父亲,要把老艺人组织起来,恢复年画,我父亲很受鼓舞。"

  不久,这位干部给霍庆顺的父亲霍玉堂寄来了500元钱和纸张,文化部希望老艺人们把现有的木版年画一样印十张,寄到北京。“我父亲很激动,政府这么支持民间艺术,他下决心要把年画事业做好。”

  杨柳青一些老艺人家中还有不少现成的年画木版,常年闲置,日晒雨淋,霍玉堂决定把这些木版借过来,也算是对年画的传承保护。

  当年只有4岁的霍庆顺缠着大人们哭闹,非要跟着一起去借木版,“那时候没有交通工具,运木版只能靠扁担来挑,一块木版十几斤重,一边挑 3 块就有八九十斤重了。"霍庆顺牵着扁担绳一路跟着,对杨柳青木板年画的好奇在他的心里扎了根。

  从那时候起,霍玉堂带着两个女儿和三个年画老艺人在家中制作杨柳青木板年画,杨柳青木板年画传统技艺逐渐复苏。

  杨柳青木板年画从繁盛到落寞

  霍庆顺一点点长大,渐渐了解了杨柳青木板年画的历史。

  杨柳青木板年画产生于元末明初,兴于明、盛于清。元末明初时期,天津杨柳青镇来了一位善于雕刻的民间艺人,这位心灵手巧的艺人过节时会刻一些门神或者灶王爷出卖,逐渐地被镇上的人模仿起来。

  京杭大运河的开通及漕运的兴起使得杨柳青成为南北商品交易的集散地,在明清两代,杨柳青名闻遐迩,漕运鼎盛,市井繁华,商贾云集。漕运就是商路,商路也是画路,借助运河之利,杨柳青木板年画销往全国各地,家喻户晓。

  在杨柳青木板年画鼎盛的清雍正乾隆年间,全镇有300家画店作坊,手工艺人达3000多人,“家家会点染,户户善丹青”的诗句反映了杨柳青古镇年画制作的红火热烈情景。

  杨柳青木板年画最早开业的画铺为齐、戴两家,清末又出现了集两者之长的霍家,三大派形成鼎足之势,霍家杨柳青木板年画传承到霍玉堂已经第五代,1926年,霍玉堂创建了“玉成号”画庄。

  民国初年,上海的十里洋场兴起,外国石印技术引进来之后,杨柳青木板年画开始没落。抗日年间,民不聊生,杨柳青木板年画在战火中基本失传。

  “抗战期间,年画受到致命的打击,日军的炮车进入杨柳青,因为当年的杨柳青全是泥泞的土路,日军就用年画刻板垫车轮。”霍庆顺听老人讲过战争时期年画基本消失的历史,也知道父亲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也没有放弃恢复杨柳青木板年画的心愿。

  抗战胜利,新中国成立,1953年,在政府的支持下,杨柳青木板年画在霍玉堂的老宅中逐渐恢复,1958 年,天津市杨柳青画社成立。

  父亲的遗愿

  霍庆顺是家里的长子,在年画堆里长起来的他从小就喜欢年画,但父亲却一直反对他学做年画,"父亲深知手艺人的苦,他不愿儿女受这份苦。

  父亲不支持,霍庆顺就整天跟着老艺人,耳濡目染地学了点皮毛,霍庆顺小学时的一件事让父亲改变了态度。"我们那时候上学都是半日制,上午上课,下午参加学习小组,早早就放学了,回家我就看着老艺人们画画。" 一次,霍庆顺发现老艺人刷画刷到一半就出门了,就想刷着试试。

  "刷了一张拿起来欣赏,觉得挺好,就停不下来了,把剩下的画全部刷完了。"霍庆顺本以为父亲知道后会生气,没想到,父亲却笑了,"你这孩子是画画的材料,我来教你吧。"父亲的鼓励至今还在霍庆顺耳边,"父亲一点点把杨柳青木板年画的绘画技艺都传授给我,我可以说是先偷艺后学艺。"

  霍庆顺掌握了杨柳青木板年画的技艺,但年画是过年的时令用品,很难维持稳定的生活, 1965 年,霍庆顺到一家家具厂工作,1969年,霍庆顺参军4年,复员后又回到家具厂工作。

  特殊期间,杨柳青木板年画遭遇毁灭性打击,许多珍贵的古版、传统年画的原作被任意毁坏、焚烧,丢失。

  1982 年,霍玉棠去世,临终前他留给儿女们一份遗愿,叮嘱儿女们要把杨柳青木板年画的传统技艺传承下去。

  重开“玉成号”

  1983年的春节,霍庆顺一家开了个家庭会议,霍庆顺提议,恢复杨柳青木板年画的传统制作工艺。"我们要做这件事,一是因为父亲临终的嘱托,二是看到当时的年轻人都不知道年画而感到着急,那时候的杨柳青,走到街上随便找一个年轻人问年画的事,都直摇头。”

  霍庆顺和姐妹们组成了恢复杨柳青木板年画的工作组,大家平日都有工作,只能利用休息日进行恢复工作。

  杨柳青木板年画工艺很重要的一道工序是刻版,老的刻板所剩无几,好在霍家还存有一些老刻板印出来的画样,霍庆顺和家人只能根据画样重新刻板,再进行绘画。从1983年一直到1993年,霍家的兄弟姐妹把工作之外的全部时间投入到杨柳青木板年画恢复的工作之中。

  1993年,霍庆顺家的老宅门口挂起“玉成号”画庄的牌子,霍家的后代们把”玉成号”重新开张,那一天,院子里布置了一条画廊,展出一幅幅传统木板年画,在当时引起了轰动。从那一年开始,霍家人就开始在春节假期举办免费画展,“一开始我们只展览 3 天,后来街坊邻居觉得看不够,我们又延期到 7 天,再后来直接延到过完灯节儿。"

  杨柳青木板年画重现,随着时代的发展,民间传统工艺越来越受到重视,2006年,杨柳青木板年画入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第一批名录,2007年,霍庆顺被评为该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如何让杨柳青木板年画传承下去,霍庆顺知道自己的责任,如今已过古稀之年的霍庆顺依然在为传承推广杨柳青木板年画四处奔波,他宣讲杨柳青木板年画的历史,去中小学授课,和各大学合作,将杨柳青木板年画带进大学校园。

  “让年轻一辈认识年画、研究年画是我这个传承人最该做的。”霍庆顺说。但是,霍庆顺最喜欢的,还是一个人坐在画馆里,在画卷上静静描绘。

  “新”的传承

  沿杨柳青如意大街的青石牌坊往里走,在戏台对面的胡同口,有一座小小的院落,门口悬着杨柳青木板年画第七代传承人的招幌。

  小院里更像一个杨柳青木板年画的博物馆,有年画的历史介绍、有年画的展示、可以体验年画的制作工艺,还能看到年画的“新”产品。

  小院的主人就是霍庆顺的大儿子,张宏是霍庆顺的大儿媳,她帮助丈夫一起接过了传承年画的使命。

  “在我以前的印象中,年画都是印刷版,以为传统工艺已经失传了,在霍家看到手绘年画年如此精美,一下子被吸引了。”张宏和霍庆顺的大儿子是中学同学,1993年,霍庆顺将“玉成号”重新开张,张宏到霍家拜年,看到了传统的杨柳青木板年画。

  也许是注定的缘分,张宏嫁进了霍家,也进入了年画的世界,“痴迷的状态,除了工作,我就跟着学画,经常画到凌晨,每画出一幅作品,都能有特别大的成就感。”

  一次参加全国年画研习班,让张宏打开了眼界,“见到了全国各地的年画传承人,了解了各地的传承和创新。”张宏说,那次研习班让她的内心有了一些“不安分”的想法,她想做出不一样的年画。

  新中国成立70周年那年,张宏创作的一幅“福”字年画,结合了传统年画“四季花开”的样式,融合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元素,作品大获赞誉。

  “年画不仅仅是抱鱼娃娃,可以有不同的创作内容。”首次创新得到肯定,给了张宏很大的信心,每逢重大节日,她都会创作一幅与时俱进、传统与时代结合的年画作品。

  年画内容上创新的同时,与设计师、插画师和传承人在一起的交流让张宏在年画的体现形式上也有了创新灵感——剪枝和年画结合,用年画设计卡通形象,年画和动画结合……

  ”在保留技艺的基础上,通过创新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认识杨柳青木板年画,追根溯源再回到杨柳青,探访真正的杨柳青木板年画工艺,来做到对传统杨柳青木板年画的传承。”张宏认为,传统与时代的结合,才能让年画持续发展。

  几天前,张宏正在上大学的女儿带回了一幅作品,女儿把杨柳青年画绘制成卡通形象,印在T恤上,在学校里大卖。

  也许是基因的缘故,看到女儿喜欢年画,张宏满心欣慰,“做年画是个苦活,做一幅画至少半年,不是挣钱的营生,没想到女儿喜欢。”张宏知道传承人的责任和压力,正是靠着一代代传承人的执着与守护,杨柳青年画留存至今。

  古老的杨柳青木板年画历经了几百年的兴衰,目前,天津西青区修建了明清街,杨柳青民俗文化街等建筑,集聚了一批年画作坊,杨柳青木板年画有了新的生命力。(津云新闻记者 劳韵霏 摄影 蒲永河 视频制作 息明亮)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21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