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消费者2021年的记录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今晚报 作者:李吉森 编辑:刘颖 2022-01-11 09:57:11

内容提要:岁末年初,我们停下了匆匆的脚步,回望一年走过的路。在回忆和足迹中寻找经验,积蓄力量,也让未来的道路更宽阔,来年的脚步更稳健。

互联网经济将得到怎样的重塑,消费者的体验会变好吗?悬念仍在,值得期待。(图片来源于网络)

  天津北方网讯:岁末年初,我们停下了匆匆的脚步,回望一年走过的路。在回忆和足迹中寻找经验,积蓄力量,也让未来的道路更宽阔,来年的脚步更稳健。

  两年延续至今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人们的社交、生活和行为方式也被改造和重塑。居民的购物、消费、娱乐,越来越深度依赖互联网,大部分人都成为互联网消费者。同样,在过去这一年,互联网行业遭遇了严格的整顿,走到了发展的关键节点。这一年,主管部门联合行动,严厉打击互联网企业垄断和资本无序扩张,并对偷逃税款的头部直播网红予以重罚,让互联网经济回到合规发展的轨道上来。这一年,文化娱乐产业激浊扬清,正能量和阳刚之气回归,网红经济得到了正确引导,护航青少年的健康成长。

  互联网消费者正在经历和体验着行业的变化。对他们来说,购物不再遭遇“杀熟”,投资不再“入坑”,获得信息不再“焦虑”,种草和评论不再“虚假”,这是消费者的期盼,也是互联网经济改进的方向。新的一年,互联网经济将得到怎样的重塑,消费者的体验会变好吗?悬念仍在,值得期待。

  资本停下无序扩张的步伐

  从1995年互联网进入生活以来,人们对互联网一直持欢迎的态度。从电子邮件到网络购物,从手机支付到视频聊天,从网络打车到手机挂号,互联网使得人们的生活更便捷、交易成本更低,人们进入信息高速公路,大踏步迈向智能、现代的新生活。一家家互联网企业应运而生、发展壮大,成为巨头公司。

  直到2020年12月,人们第一次对互联网有了警惕,有了反思和争论。这一切,来自于国内各大互联网企业开始进军“社区团购”,通过网络平台卖菜,它们意图垄断和控制蔬菜供应链。

  与民争利,是互联网企业这次遭遇诟病的直接原因,也将资本逐利的本性暴露无遗。如果允许其继续这样扩张,那么被互联网吞并和驱赶的行业将会更多,有更多的人和企业陷入困境。“互联网企业与平台在获得巨大经济效益的同时,其社会效益如何?”第一次被公众提出来加以评论和思考。

  于是,从2020年底开始,一场针对互联网行业的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行动开展起来,并持续2021年一整年。年初,市场监管等部门约谈了多家互联网企业,并对相关企业低价倾销产品、不正当竞争等行为处以顶格罚款。年中,头部企业阿里巴巴和美团分别因垄断而被处以巨额罚款,其中阿里巴巴被罚款180多亿元,创下了罚款纪录,也凸显了政府的决心和意志。年末,金融部门发布互联网平台销售金融产品管理办法,切断了金融产品和支付工具的不当联系。2021年12月28日下午,“相互宝”正式宣布将于2022年1月28日关停。

  “相互宝”的关停,意味着互联网资本无序扩张的步伐停止。这一产品自出生起就带有“保险”的属性,先后影响了1亿多网民,资金规模高达200多亿元。然而,“相互宝”却一直在灰色地带运行,在“保险”和“捐赠”之间定位不清,互联网企业借助平台的垄断地位吸纳了巨额的社会资金,影响着金融系统的稳定。在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行动中,多家互联网企业宣布停止“网络互助”,“相互宝”却迟迟没有声音。正是因为其资金规模最大、涉众最广,“相互宝”也被视为互联网资本四处扩张的最后一处堡垒。最终,它没有逃过“合规”的约束,在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行动中最终落幕。

  南开区居民唐佳(化名),今年31岁,从2009年起成为一名网络消费者。那一年,他网购了一套高考复习资料,从此以后,他就热衷于网络购物了。在网上,他买过球鞋、运动衣、数码相机、随身听、电脑、手机等,参加每年的电商促销活动,后来又宅在家里订外卖,还充值过视频网站的会员,通过网站看体育比赛和综艺节目、电视剧。他认为,足不出户就能买到自己想要的所有东西,互联网就是提供给年轻人的一大福利。

  2018年,唐佳接触了网络贷款,在一些头部网购平台的链接里,消费者可以赊账、分期付款。为了在社交时能更有面子,他在网上贷款购买了昂贵的电子产品,还给女朋友送上了时尚的化妆品。从此以后,他就陷入了网贷的漩涡,以贷养贷,最高时曾欠下十多个平台的22万元贷款。

  为了还贷,唐佳又四处借钱投资,在互联网平台购买股票、基金等金融产品。然而,他投资的5万元资金半年以后亏损了2万多元。他不仅没赚到钱,还损失了一笔钱,离还上贷款的日子越来越远了。这让他开始警醒互联网上的陷阱实在太多了,自己成了“韭菜”和受害者。这时候,他又认为互联网不是值得信赖的好伙伴,而是潜伏在自己身边的洪水猛兽。

  什么都能做,什么都敢做,是互联网企业在5年前的发展态势。一位知名互联网企业领军人曾说:“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来改变银行。”此后,该互联网企业借助支付平台的垄断优势地位,相继进入货币基金、小额贷款、保险、证券投资等金融领域,在吸引更多网络消费者的同时,也让无数的消费者陷入了冲动消费、盲目贷款的陷阱。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很多人收入下降、债务压力显现,而互联网跨界扩张对金融系统稳定性的冲击也逐步浮出水面。

  2020年开始,唐佳再也不通过网络去投资、贷款了,网络购物也不再冲动。经过一年半的努力,2021年10月他还上了所有的网贷,顺利“上岸”。回首这一段人生经历,他感慨地说:现在的互联网诱惑太多,我们消费者一定要擦亮眼睛、管住双手。

  相关数据显示,从2021年起,金融市场对互联网企业贷款证券化产品的支持力度降低,各大网购平台纷纷降低了对网民贷款的额度,蚂蚁金服、京东数科等企业的上市计划延后了。主管部门切断了金融产品与支付工具的联系后,风险得到了控制,网络消费者误入购物陷阱、贷款陷阱的几率被降低了。

  “如果监管政策早些出台,我可能有不一样的人生。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对现在的年轻人、尤其是网络消费者而言,是一种关爱和保护。”唐佳说。

  洋品牌从“高贵”地位跌落

  对喜爱网购运动装备的沈宇(化名)来说,2021年这一年,他花了3600多元买运动衣、球鞋和其他装备,大部分通过网络直播间和网购平台购买。与前些年相比,2021年他再也没购买国外品牌运动产品,而是选择购买国产品牌的运动装备。

  读高中和大学时,同学们以穿国外品牌服装和球鞋为荣,那时候,最新款的篮球鞋总能在球场上吸引最多的目光。为此,沈宇还和其他同学一起去“炒鞋”,想通过购买最新款的国外品牌运动鞋而倒卖获利。然而,由于时机没把握好,炒鞋并没有让他获利。

  2021年3月,一些国际运动品牌谎称中国部分地区的棉花生产存在“强迫劳动”问题,因此禁用中国特定产区的棉花。面对这一消息,沈宇非常气愤,他立即把自家鞋柜里所有的国外品牌产品挂到二手网站,以低于市场价抛售,表达自己的“嫌弃”和“厌恶”。他看到,国内代言这些国外品牌的明星也纷纷宣布与这些品牌中止合作。

  2021年东京奥运会举办期间,沈宇网购了带有“中国”汉字标志的运动衣,每次观看中国运动员参赛项目时,他都穿着这套运动服为中国队加油呐喊。河南暴雨灾害事件后,网民涌入低调捐款的鸿星尔克直播间,买走了所有的商品。沈宇也在直播间下单,购买了一双跑步鞋和秋季运动服。

  公开数据显示,因发布错误言论引发中国消费者抵制,某国际品牌2021年第二季度在中国区的销量下滑了16%,其负责人感叹道,因为产品大量积压,公司可能会承受6亿美元的损失。2021年12月20日,其公布了最新季度的财务报表,中国区销售跌幅高达20%。另一家国际品牌公司2021年8月公布的二季度财报中,大中华区营收同比下降了15%以上。与这种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21年,国内品牌安踏、李宁、鸿星尔克等销量明显增加,受到消费者追捧。

  2021年,沈宇通过手机App下单,网络支付18万元购买了一款国产智能电动汽车。购车前,有朋友建议他购买进口汽油车或者合资汽油车,也有人建议他购买某知名国际品牌的电动车。也是在过去一年,沈宇认识到新能源车是汽车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众多企业进入智能电动汽车的赛道,而国内本土品牌占有相当大的优势。

  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我国新能源汽车的销量达到340万辆,同比增长1.5倍。其中,本土品牌比亚迪的销量超过59万辆,位居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第一。新能源车渗透率逐月提高,2021年11月,国内新能源乘用车的零售渗透率突破20%,达到20.8%(每销售5辆车就有一辆新能源车)。

  沈宇曾计划购买一辆中型车,18万元的预算。他到多家日系车、德系车的4S店考察,也去过电动车的体验店、网络App去比价。最终,他发现电动汽车的优势越来越明显,每公里用电成本比汽油成本低70%以上,而且不摇号、不限行、不交购置税,宽大的车内空间、时尚的触屏、数码玩具感的外观形象,深深吸引了互联网时代的年轻人。经过慎重比较,沈宇下单购买了一款国产续航530公里的电动汽车。除了上下班外,沈宇还开网约车赚零花钱。不少乘客反映,这款电动车的乘坐感觉很舒适,比合资中级车的空间大多了。

  2021年末,英特尔因为发布错误言论引发消费者批评和抵制,不久后被迫道歉,向市场低头。过去一年,是洋品牌受到挫折和接受教训的一年,中国消费者的思想自觉和文化自信正成为一种不可阻挡的集体力量,让洋品牌定高价继续赚取超额利润的想法落空。那些与我国消费者情感相悖、发布错误言论的洋品牌,已从高处跌落,处于竞争不利地位。

  贩卖焦虑行不通了

  2021年,你购买网课了吗?面对这一问题,一些网络消费者回答:“没买新的,原来买的都退了。”曾经作为知识付费行业风向标的罗某,在2022年跨年夜的演讲活动中遭遇退票,损失近千万元。这意味着,知识付费行业也进入了终章。

  本市40岁居民吴菲,曾经是国际旅行社的一名导游,兼职做出国留学和移民中介业务,她于2020年上半年失业。失业后,她有一种本领恐慌的焦虑感,一直想通过“充电”、技能培训找到新的工作。于是,她下载了多个手机App,花钱订购了五六个知识付费的课程,包括新媒体写作训练营、小白理财课、副业增值法等,共花费8000多元。

  然而,经过几个月的学习,她发布的自媒体作品浏览量在低位徘徊,粉丝数很少,一直没有获得流量收入。理财课也没让她找到正确的理财方法和适合的投资品种,按照指导老师的指引,她投资的医药、白酒行业股票和基金,在三个月的时间里亏损了1万多元。

  除了自己的知识付费课程,她还给孩子报了网络英语培训班,花费1万多元。2021年6月,教育部门整顿校外培训机构,网络学科培训也在其中,而且涉及跨学期收费和预付费,被从严监管。2021年9月起,网络英语培训平台的外教老师逐渐流失,12月,孩子上完最后一节课,该平台的账号和余额一起归零。近日,吴菲询问孩子,上了两年的网络外教课,其英语口语能力是否比同班孩子强?孩子的回答令她感到意外:“感觉这外教课根本不适合我,我一点儿也没有提升口语能力。”花1万多元得到这个结果,吴菲既吃惊又懊恼。一想到自己在网上也是白花钱上网课,最终不仅一无所获还有所损失,她终于明白了有的知识付费、校外培训其实是同一种套路,它们都是让网络消费者产生焦虑,进而冲动付费。

  吴菲说起,近两年在互联网上浏览信息时发现,新闻信息和商业产品混杂在一起,对她进行精准投送。她的年龄、收入和爱好等私人信息被互联网公司掌握,投送来的都是自己喜欢看的;那些商业广告也是抓住了她的弱点,这让她有一种不安感。吴菲说:“我希望主管部门能对互联网企业的数据挖掘和应用行为进行监管,避免辨别力不强的人上当。”

  凡是过往,皆是序章。新的一年,互联网消费者期待着更透明的服务和更公平的交易;同时,他们也期待着互联网企业能脱虚向实,加大科研投入、突破国外技术封锁。这种期待和情感,是互联网行业规范发展的动力,也是互联网企业行稳致远、发展壮大的后盾。(津云新闻编辑刘颖)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21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