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士纪念日|“登高英雄”杨连第把背影留给了家人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中新网 作者:王在御 庞喻文 编辑:付勇钧 2022-09-30 23:45:45

杨长林老人在翻看纪念册 王在御 摄

天津北方网讯:“当时我父亲没有回头,”年近八旬的杨长林老人眼眶有些湿润,“起初我是不理解的,直到我自己成为一名军人之后才明白,在军人心中,排在第一位的永远是‘大家’。”这是杨连第(原名杨连弟)当年与家人离别即将奔赴战场之时的场景,可谁曾想,这一别,竟是永别。

杨连第于1919年在天津市北仓镇出生,因为家境贫寒,14岁起就扛起了养家的重担。1949年2月,杨连第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纵队,并于当年10月与所在部队完成了修复陇海铁路8号桥的艰巨任务,获得“登高英雄”称号。

“登高英雄”杨连第资料图(翻拍照片)。 王在御 摄

手登“八号顶”,登高成英雄

“八号顶,八号顶,失手掉成饼;八号端,八号端,上桥如上天。”这是当年老百姓编的民谣,来歌颂1949年为陇海铁路8号桥争取了修复时间的杨连第和他所在的铁道纵队。至今,这句“俗语”仍在当地群众中广为流传,诉说着大桥的“高”与“险”。

“8号桥位于陇海铁路洛阳到潼关段的崇山峻岭中,桥墩有45米高,是当时全国第一高桥,不过已经被炸的只剩桥墩了。”杨长林指了指纪念册上的老照片。

在抢修8号桥的过程中,杨连第提出“利用洋灰墩面突出的铁夹板,绑单面云梯登上去”的方法,徒手攀上45米高的桥墩,仅以一块木板作掩护,连续实施爆破百余次,清除桥墩混凝土26立方米,整平5座桥墩顶面,使大桥提前20天通车,获得了“登高英雄”的称号,陇海铁路8号桥也被命名为“杨连弟桥”。

杨连第带领十八名勇士搭架云梯成功登上45米高的8号桥墩顶(翻拍照片)。 王在御 摄

跨过鸭绿江,人人是英雄

“在入朝作战之前,上级要求我父亲留在后方支援国家建设,可我父亲说,‘我是部队培养的,部队去不去?部队去我就去!’”杨连第铁了心要上战场,也许对他来说,保家卫国才是最重要的事。

1951年5月,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展开。美军实施“绞杀战”,集中80%空军力量轰炸朝鲜北部主要铁路干线。7月,连接志愿军前后方的主动脉清川江大桥被炸毁,近百列火车的军用物资被滞留江边。杨连第接到任务,带领一个排抢修大桥。

“清川江大桥被炸毁,于是搭建了人行浮桥,后来浮桥又被洪水冲毁,我父亲就创造出“钢轨架浮桥”法,在猛烈的洪水中奋战30多个昼夜,12次架设铁路浮桥。”杨连第及战友以血肉之躯捍卫了钢铁运输线,保证了洪水期间该路段铁路畅通并使正桥得以顺利抢修通车。

1952年5月15日,他在指挥连队抢修清川江大桥时,英勇牺牲,时年33岁。6月4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为他追记特等功,并追授“一级英雄”称号,命名其生前所在连队为“杨连第连”。

杨连第在牺牲前回国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过,“我不是英雄,不要采访我;过了鸭绿江,人人都一样。”

修复后的清川江大桥通过第一列军用列车(翻拍照片)。 庞喻文 摄

有国才有家,百姓筑英雄

“他的心里只有国家和人民。”1952年,杨连第回到了自家门口的天津市北仓小学,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归国代表向老百姓汇报在朝鲜战场的情况,那时的杨长林还不到9岁。

“那时我父亲就坐在小学操场的台子上准备汇报工作,台下里里外外都是人,我挤不进去,就绕到后台趁没人的时候跑上了台子,拉了拉我父亲的衣角。”一年多未见儿子的杨连第看到此景,并没有表现出惊讶与开心,而是让通讯员悄悄地将“这个小孩”赶下台去。

当时年幼的杨长林气愤不已,一口气从小学跑回了家里,“当时我边哭边跑回家,叫爷爷奶奶过来,心想,你不认我,还能不认父母吗。”杨长林老人说到此处,既愤慨又难过,但是更多的是一种释怀。

当年,看见父母的杨连第跪了下来,他知道自己过家门而不入是不孝,但在此刻,他的心中只有保家卫国,因为有国才有家,所以杨连第在与家人道别后,最后一次奔赴战场。“我也是在成为一名军人之后,才懂得了父亲最后离家时的背影;因为英雄,从来都是人民的英雄。”杨长林老人合上纪念册,语重心长地说道。(津云新闻编辑付勇钧)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22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