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 天津的年轻人去上夜校了?怎么上?学什么?靠谱吗?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天津广播 作者:顾颖 编辑:孙畅 2024-01-05 08:31:00

内容提要:夜校一词上次被人们大范围讨论,可能要追溯到上世纪的工人夜校。如今,这个颇具历史感的词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天津北方网讯:夜校一词上次被人们大范围讨论,可能要追溯到上世纪的工人夜校。如今,这个颇具历史感的词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2023年8月,“上海市民艺术夜校”火爆出圈,因为时间友好、地点众多,加上超高性价比的课程——10到12节课只需500元,吸引了无数上海年轻人报名,甚至出现65万人同时线上抢课的热闹景象。

  进入11月份,全国各地都开启了“夜校热”。天津也不例外。在小红书APP上搜索“天津夜校”关键词,诸多着色引睛内容繁杂的招生宣传帖布满页面。宣传文案中,课程费用大都参照了上海市民夜校,“500元10节课或者12节课”,主打性价比。课程则五花八门,有常见的艺术和健身类,如乐器、舞蹈、绘画、拳击,也有紧跟潮流的技能和兴趣类——电商直播、短视频运营、烘焙、颂钵冥想等。

  ▲2023年上海市民艺术夜校秋季班招生公告截图

  在天津,现实中的夜校是否真如网络上火热?年轻人为什么上夜校?夜校能否持久运营下去?

  白天上班  晚上学艺

  2023年12月的津城比往年寒冷得多,傍晚六点的大街上,下班的人们都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于丽也是,但是她并不是要回到温暖的家中,而是要去和平区解放北路上的一家“夜校”上课。说是夜校,其实是位于写字楼里的一家公司,上课地点则是公司的会议室。每周二晚上六点半,于丽在这里上一节叫“颂钵冥想”的课程。

  2023年下半年,上海市民艺术夜校在互联网上火了,于丽在社交平台上也看到了这个消息。没过多久,于丽便在小红书上刷到了“天津夜校”的消息。在名目繁多的夜校当中,于丽一下子就被一家开设“颂钵冥想”的夜校吸引了,这和她的职业有关。于丽是一名芳疗保健师,在河东区万达广场有一家自己的美容店。“芳疗就是根据客人的身体情况,调配适合的植物精油,来帮助人获得身心状态的平衡。它和颂钵冥想有许多相似之处,都是疗愈身心的。我想如果我能掌握更多这方面的知识,就能更好得服务顾客。”

  “500元10节课”的价格则是促使于丽果断报名的原因。“我之前专门了解过,市场上像颂钵类的学习课程,一节要好几百块钱!挺贵的!所以刚开始我还有点担心,这么便宜,是不是老师的水平不行?或者教授的内容一般?”

  几节课上下来,于丽打消了疑虑。“老师非常专业,还会延伸地讲一些声音疗愈、心灵疗愈方面的知识,课堂互动很多,课堂氛围也很好,收获很大。”说起收获,于丽说,技能和知识倒是其次,“自己得到的疗愈更多。” 

  对于芳香,于丽始终有一种情节。“我觉得女人就是要香香的、柔柔的。”于丽38岁了。8年前,她人生第一次创业,开了一家美容店,疫情期间由于经营困难倒闭了。疫情结束后,于丽二次创业,又把美容店开了起来,但也并不顺利。“疫情后,大家的消费变得谨慎起来,行业越来越内卷。每天我都要考虑很多事情,脑子里特别乱,内心经常是焦虑的。通过上夜校,听老师讲解,跟同学们交流,整个人放松了很多,内心也感觉很宁静、很踏实。”

  在线“组局儿”开夜校

  在小红书上搜索“天津夜校”,可以看到很多机构或个人发布的笔记,向网友发布课程信息、征集课程意向,也有人在招募老师和培训机构。

  循着网络上发布的信息,记者加入了多个与“天津夜校”相关的群聊,这些微信群中,少有几十人、多则数百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交流着课程需求。“河西有架子鼓吗?”“想学视频剪辑,有人教吗?”“东丽什么时候能开课?” 

  ▲某天津夜校群聊天记录截图

  不同于上海市民艺术夜校的政府公益性质,这些夜校多由民间自发组织。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中介人员——想去夜校的人和机构之间存在的天然信息差,催生出很多所谓的个人创业者,这些人通常不负责授课,主要精力就在拉群和加人上。他们一边招募学员,一边对接老师和机构,开班后分成。

  天津一家民间夜校的负责人李爽就是一名中介人员。她目前在本市的一家人力资源公司工作。2023年10月底,李爽在网上看到了上海市民艺术夜校的报道,一下子就被吸引了。“我觉得这个模式特别好,10节课、12节课才500块钱。据我了解天津没有价格这么友好的成人兴趣班。我就想,我可以去攒一个夜校,让天津的年轻人在下班后也能有个去处。”

  11月初,李爽以“天津夜校来了”为题在小红书上发布了第一篇招生笔记,很快便吸引了许多天津网友关注。由于咨询的人比较多,李爽成立了一个粉丝群,“每一个进群的小伙伴,我都会做一个简单的小调查,对哪些科目感兴趣,家住哪个区,还有期待上课的时间,然后做一个统计。”根据统计出的高频需求,李爽再去联络满足条件的培训机构或教师。

  “我一般会去大众点评上搜,尽量选择那些评分高、地段好的机构。”李爽说,也有老师看到自己发的夜校的帖子,主要联系自己寻求合作。“我会让老师提供一份他的简历,比如有没有这方面的资质,过去拿过什么成绩。”至于价格,一般就是500元10到12节课,“毕竟上海夜校的价格摆在那儿了。”

  虽然收集到的需求很多,但是李爽说,课程并不好组。“一般得凑够6到8个人才能开班。但是大家的需求五花八门,比方说:有的人住西青,想学舞蹈,时间还只能周三晚上……很难同时满足。”前前后后组织了近一个月,李爽的“夜校”才开成,开课的书法、舞蹈、拳击课,每个班里的人数也仅是刚过开课门槛。

  开课成功后,李爽会从授课机构那儿获得每位学员50元的“中介费”。这是李爽提前和机构约定好的。她告诉记者,本着获客引流的目的,许多培训机构愿意支付这笔费用。但是也有不少机构明确表示拒绝。至于拒绝的原因,一位拒绝和中介合作的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机构开办夜校,原本就不挣钱,中介抽成后,培训机构更没有生存空间。此外,目前夜校中介鱼龙混杂,许多中介资质无从考察,合作后期可能会出现一些纠纷,“比如他前期夸大宣传了,学员来我们这边上课之后发现达不到预期效果想退费,怎么办?还有,万一中介收了学费跑路了,我们也要承担一定的声誉风险。”

  李爽说,为了避免学员中途退费造成的纠纷,在学员缴费报名前,自己会事先和学员讲好,“如果他不认可的话,可以再稍微观望一下。”

  “其实50块钱挺少的,你推介10个人不也就500块钱嘛。”李爽说,从目前来看,这部分微薄的收益和付出的精力相比,根本不成正比。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夜校的热度会越来越低。“11月,许多像我这样想做夜校桥梁的小伙伴都冒出来了,现在已经少多了,过一段时间,还会更少,因为你既不是教课的老师,也没有场地,啥都没有,确实不好弄……”虽然做夜校中介,但李爽并不看好这份工作的未来。

  此“夜校”非彼“夜校”

  鉴于夜校市场目前尚在野蛮萌芽的初步探索期,未有品牌之分,团队良莠不齐。也有不少授课机构或者老师自己筹备夜校。唐三在鼓楼附近有一间自己的围棋茶室,除了日常经营,他也教授成人围棋。夜校火了以后,他不失时机地在小红书上发布了“天津围棋成人夜校”招生贴,受到了许多网友的关注。“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借‘夜校’这个噱头,来推广自己的成人围棋课程。” 说起开办夜校的目的,唐三毫不掩饰。“我觉得大部分办夜校的机构或者授课老师,都是基于这个目的。说白了,就是用低廉的价格去吸引客流,可以理解为一种促销活动。” 据唐三介绍,目前已经有好几名学员通过他开设的“夜校”课程报名了他的一对一围棋课程。

  天津众策咨询有限公司也较早地加入了天津夜校的序列中。它开设的夜校课程有颂钵冥想、非遗手作等。夜校项目负责人魏巍介绍说,在办夜校之前,公司的主营业务是为B端客户(又被称作“企业客户”或“商业客户”)提供心理测评、咨询、疗愈服务。“看到夜校比较风靡,我们就想把夜校作为一个切入点,来拓展C端客户(个人用户)。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公司的服务和产品,做一个口碑的推广和品牌的传播”。但魏巍也直言,500元10节的价格根本就不赚钱,如果学员上完这10节课程想要继续上,就要按照正常标准收费,一节课大概两三百元。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民间夜校的课程设计大都面向初学者,有组织者表示,有的科目只能报一期课程。也有机构特意强调,机构老会员不可以参加,500元的课程,像是一张“新人体验券”。也有不少培训机构用低价入门班先吸引学员,再引导他们购买高价产品。有学员报名了500元/12课时的夜校写作课,但老师一直在推荐购买8888元的大师课。

  另外也有一些民间夜校“主打跟风”,只为“赚快钱”。记者在调查时也发现,有些夜校像临时搭建的“草台班子”——这一现象在在中介人员组织的夜校中较为普遍,为尽可能压缩成本,授课老师多为临时招募,并不具备教学资格,更无教学经验,教学内容更是缺乏审核把关。社交平台上,也有网友称,自己报了“夜校”的艺术类课程,但是由于不能试听,上了一节课才发现“老师不行”,“500块钱就搭进去了。”鉴于此,许多网友呼吁天津也能像上海一样,有官方出面组织的公益性夜校,在低价的前提下,教学质量能有所保证。

  官方组织的夜校,天津也有了!

  从2023年12月以来,每周一晚上七点,在和平区印象城的一家舞蹈机构里,都会举办一场免费的街舞公开课。这并不是一次性的新人体验课,而是和平区“青年夜校”开设的其中一门课程。小曾是街舞课的一名学员,今年27岁,在和平区工作,她告诉记者,和平区“青年夜校”的课程非常抢手,“每周六早上八点半微信小程序开放下一周课程报名,我每周六都订好8点25的闹钟,真的要‘抢’!像街舞课真的是‘秒没’!”

  2023年12月初,和平团区委利用前期整合的多方面资源,开设了和平区“青年夜校”,在每周一到周五的下班时间,推出一系列面向青年人的免费公开课。共青团和平区委员会书记于迎介绍说:

  “首先是我们的团属资源,比如青年之家,像这周三晚上开设的宋代点茶的课程,就是海津书院青年之家提供的体验活动;还有我们青联委员的阵地,像上个月开设的‘张爱玲旧居-暖冬咖啡拉花’课程,是我们青联委员所在的企业商户。还有一些课程是我们青联委员帮忙积极联络的,比如街舞课。我们还积极整合区里的公共文化服务资源,和区青少年宫对接,开设了‘绒花、瓦当拓印、版画’非遗类课程。另外,我们跟区里的社会组织孵化中心对接,推出了应急救援救护类的课程。”

  随着和平区“青年夜校”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也有一些企业和协会主动提出合作。和平团区委干部周俊臣介绍说,“比如我们前段时间开设的音乐疗愈课,就是企业主动找来的,希望通过我们的平台进行宣传。这几天,随着我们第二季传统文化主题系列课程的推出,也有非遗传承人找来,希望与我们合作开设课程,传播非遗文化。”

  除了和平区,2023年10月中旬,宝坻团区委也组织开展了宝坻区“青年夜校”。从2024年1月1日起,天津团市委在全市组织开展天津市“青年夜校”,具体分为市级“青年夜校”和区级“青年夜校”。市级“青年夜校”由天津市青年发展促进中心(天津青年宫)承办。区级青年夜校由各区团区委组织,先在和平区、东丽区、西青区、北辰区、武清区、宝坻区、宁河区开展试点。课程价格主打低价或免费。

  “后续我们将定期向学员进行问卷调查,对课程品质进行严格把控。”共青团天津市委员会社会联络部部长于程飞表示,“未来天津各级团委组织还将凝聚整合高校、教育机构、社会组织等文化资源,打造‘天津市青年夜校’品牌,为在天津市生活工作的青年们提供健康、有吸引力、持续性的服务。(津云新闻编辑孙畅)

  注:文中于丽、李爽均为化名。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24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津B2-20000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20509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2120170001津公网安备 120100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