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天津 民生 论坛 18街 文娱 体育 财经 地产 IT 汽车 时尚 教育 健康 科技 游戏 视频
 
2012年11月11日,有志愿者在天津北大港湿地内发现了有“中毒”症状的东方白鹳,随后,与政府部门一同展开营救工作。11月20日下午,13只白鹳经过悉心照料,终于展翅高飞。
    我们在愤怒地谴责不法分子的同时,也欣慰地看到了更多的爱心和正义。近日,北方网特邀中国鸟类学会秘书长张正旺教授、中科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解焱博士、天津未来绿色青年领袖协会的负责人赵亮做客北方网新闻会客厅特别节目,与网友交流。[点击阅读全文]
北方网新闻会客厅特别节目:让候鸟飞
 
 赵亮:现在回想起中毒的东方白鹳 仍觉心情激动
 赵亮:志愿者克服种种困难 奋力救助东方白鹳
 赵亮:为救助体力透支 13只东方白鹳全部存活
 赵亮:网友自掏腰包购买物资协助志愿者救援
 赵亮:当地政府部门反应迅速 是“超级志愿者”
 张正旺:众多志愿者参与救援东方白鹳令人感动
 张正旺:北大港湿地是东方白鹳迁飞过程的加油站
 张正旺:为候鸟安装GPS有助于了解其迁徙规律
 赵亮:政府部门高效工作 与民间组织形成有效合力
 赵亮:北大港湿地仍有很多栖息的候鸟等待南飞
 张正旺:天津正在进行第二次陆生野生动物调查
 赵亮:作为志愿者 我们还需要不断补充专业知识
 张正旺:经调查天津是鸟类迁徙过程中的重要地区
 张正旺:希望北大港湿地能成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解焱:候鸟屡被杀戮缘于野生动物保护立法的欠缺
 张正旺:计划出台自然保护地立法使保护更有力度
 解焱:百余位专家形成小组 研究自然保护地立法
 解焱:立法需要保护自然保护地同时保护百姓利益
 解焱:国外保护动物意识较强 形成参与式保护模式
 解焱:自然保护地立法是生态文明建设的核心
 张正旺:应根据动物习性建立系列保护地 加强管理
 张正旺:公众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正在逐渐提高
 张正旺: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 建议市民多去观鸟
 张正旺:捕杀候鸟是一种破换基因资源的行为
 赵亮:全民生态意识在觉醒 美丽中国不是空口号
 张正旺:政府应更鼓励市民参与野生动物保护工作
张正旺
中国鸟类学会秘书长、博士生导师、动物学教授
嘉宾
观点
有这么多网友、有这么多志愿者关注这件事情,亲身参与这次救援。也正是由于他们的救援使得大批的东方白鹳得到救助,免遭毒杀,有效地保护了这种珍稀动物,第一是感动,第二是感谢……[详细]
相关新闻
·张正旺:众多志愿者参与救援东方白鹳令人感动
·张正旺:为候鸟安装GPS有助于了解其迁徙规律
·张正旺:经调查天津是鸟类迁徙过程中的重要地区
·张正旺:计划出台自然保护地立法使保护更有力度
·张正旺:公众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正在逐渐提高
·张正旺:捕杀候鸟是一种破换基因资源的行为
·张正旺:北大港湿地是东方白鹳迁飞过程的加油站
·张正旺:天津正在进行第二次陆生野生动物调查
·张正旺:希望北大港湿地能成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张正旺:应根据动物习性建立系列保护地 加强管理
·张正旺: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 建议市民多去观鸟
·张正旺:政府应更鼓励市民参与野生动物保护工作
解 焱
中科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
自然保护立法研究组总协调员
嘉宾
观点
现在一些自然保护区就面临很多的困难,当地老百姓捕鱼、打捞海产品等行为都是违反《自然保护区条例》的。我认为,对于自然保护区的保护体系不应该仅仅是严格更应该多样化,比如候鸟只是季节性地在这个地方停留,保护工作可以严格地限制在季节性的区域里,季节之外是不是可以允许当地百姓利用一些当地的资源?这样的保护也应该得到国家的支持……[详细]
相关新闻
·解焱:候鸟屡被杀戮缘于野生动物保护立法的欠缺
·解焱:立法需要保护自然保护地同时保护百姓利益
·解焱:自然保护地立法是生态文明建设的核心
·解焱:百余位专家形成小组 研究自然保护地立法
·解焱:国外保护动物意识较强 形成参与式保护模式

赵 亮
天津未来绿色青年领袖协会负责人
本次救助东方白鹳主要参与者
嘉宾
观点
    11号下午我们在决定下水救援的时候第一个困难就出现了,首先我们没有足够的下水用的皮衩裤,第一拨只有三个人下水,之后发现情况比我们想象得还要严重,中毒的东方白鹳数量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比正常的多一些。下水之后最艰难的是没有其他的救援装备,比如皮划艇之类,我们只能依靠自己的腰部使力。因为下水之后会发现水是没腰的位置,越往前走越深……[详细]
相关新闻
·赵亮:现在回想起中毒的东方白鹳 仍觉心情激动
·赵亮:志愿者克服种种困难 奋力救助东方白鹳
·赵亮:为救助体力透支 13只东方白鹳全部存活
·赵亮:网友自掏腰包购买物资协助志愿者救援
·赵亮:当地政府部门反应迅速 是“超级志愿者”
·赵亮:政府部门高效工作 与民间组织形成有效合力
·赵亮:北大港湿地仍有很多栖息的候鸟等待南飞
·赵亮:作为志愿者 我们还需要不断补充专业知识

主持人:各位北方网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会客厅》特别节目--“让候鸟飞”。今年的11月11日,天津北大港湿地发现了有中毒征兆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东方白鹳。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来自四面八方的志愿者与当地的政府部门携手,为抢救东方白鹳不分昼夜连续奋战,在北大港湿地释放出了一股股火热的正能量。

我们在愤怒的谴责不法分子的同时也欣慰的看到了更多的爱心和正义,保护候鸟是我们大家共同的责任,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也特别为大家请到了候鸟保护方面的专家、学者以及这一事件的参与者。首先,我们来认识一下。我们欢迎中国鸟类学会秘书长张正旺教授,你好,张教授。

张正旺:明朗你好,北方网的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同样欢迎中科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解焱博士。你好,解博士。

解焱:明朗你好,北方网的网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天津未来绿色青年领袖协会的负责人赵亮,你好赵亮。

赵亮:明朗你好,北方网的朋友们好。

主持人:我想在开始我们今天的谈话之前,先把三位的思绪先带入到11月11号开始的那一个星期,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在天津北大港湿地发现白鹳,并且救助白鹳的那一幕。我们一起来看大屏幕。

(短片)

主持人:看过这个片子之后,我们四个人当中最有共鸣的应该就是赵亮了。正像这个片子说的这个事件被很多网友关注是从微博开始的,其实我也看到,在11月11号当天的下午一点十分,你发了一条微博,你在微博当中说,"在北大港临近化工区的位置,志愿者发现有二十多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世界濒危物种东方白鹳,挣扎在死亡线,其中有三只已经永远的安息在湿地水域。谁在投毒?紧急求助!

当时有143个网友转发了你这个微博,很快我们全国的网友就为这件事揪心了。所以我们也想了解一下,当时在现场是怎样的一幕。你和你的队友们是怎样在第一时间投入到救助当中的呢?

赵亮:当天是一个周日,我们上午有一个活动,活动结束返程的时候,有一个热心的观鸟爱好者给我们打来了电话,说在临近鱼塘里面发现了五六十只东方白鹳,其中有一只已经站立不稳,怀疑已经中毒。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我们特别着急,马上奔跑过去。到了现场之后,我们通过观鸟志愿者“大炮筒”,看到前方的水域,大概有五六十只东方白鹳。当时看到一只白鹳站立不稳,想飞飞不起来。我们当时看到这些,内心特别难过,我们经过约十分钟的观察之后,发现有两三只白鹳头已经扎到水里了,我们确认它们已经死亡。

当时,我们觉得情况不对劲,马上分别打举报电话,所有相关部门的电话估计都打到了,我们觉得必须有更多的人来到现场来进行救助。

主持人:尽管是复述11月11日很多天前的事情,但是我依然发现赵亮此时此刻很激动,他的眼眶里面都是泪水。

赵亮:是的。

主持人:我知道在这个过程中,不光是你,我们很多的志愿者包括北大港湿地志愿者联盟、天津蓝天救援队、北大港骑行队、天津观鸟协会还有北京的猛禽中心,四、五个天津、北京两地近百名志愿者先后投入到这个过程中,你作为一个亲历者当时在现场你们遇到了怎样的困难呢?

赵亮:11号下午我们在决定下水救援的时候第一个困难就出现了,首先我们没有足够的下水用的皮衩裤,第一拨只有三个人下水。之后发现情况比我们想象得还要严重,中毒的东方白鹳数量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下水之后最艰难的是没有其他的救援装备,比如皮划艇之类,我们只能依靠自己的腰部使力。因为下水之后会发现水是没腰的位置,越往前走越深,最纠结的是淤泥是没过我们的膝盖甚至大腿的位置,每走一步陷下去之后还要使劲把腿抽上来,然后再陷下去,两三百米的距离我们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当时我们想是不是能插上翅膀飞得更快呢,飞到它们身边把东方白鹳救出来,当时内心错综复杂特别忐忑。

主持人:要知道那个时候是11月份,北大港湿地已经非常地冷了,我看到水面已经有点结冰了,所以在这个救援的过程中,有没有让你特别感动的一幕呢?

赵亮:在第一天救援过程中,我们下水之后看到眼前有好几只东方白鹳都需要救助,但是却不知道该先救哪只,面对这样的抉择,我们非常难过、揪心,因为我们恨不得自己一下子把三只或者几只全抱上来,但是无能为力,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进行救援。同时考虑到大家的体力已经不能支持,我们采取了接力的方式,轮番把白鹳接到岸上。与此同时,岸上有各地赶过来的志愿者,他们在现场做接应。邻近的志愿者送来了开水和一些饼,补充我们的能量,我们救援完毕上岸之后,有一个志愿者体力不支,一屁股就瘫在岸上了。

主持人:体力严重透支。

赵亮:他体力严重透支,整天没有进食,因为他觉得时间就是生命,恨不得自己再下水多救上来一只。在整个的救援过程中,很多外地的志愿者团队赶过来参与救援,特别是北京的志愿者连夜赶过来,请到一些专业人员实施救护。在我们把东方白鹳救上岸之后,他们用毛巾特别仔细地把翅膀上、身上的水擦干,然后用毛巾裹起来,给受伤的白鹳保温,来确保后期的救助有效。经过各方努力,13只东方白鹳在上岸后全部活了,这是我们非常感动的一点。

主持人:前方我们有很多的志愿者在为了保护东方白鹳的生命在不断地努力,我们知道在后方我们很多的微博网友也是在关注着你们的行动是吗?

赵亮:从第一条微博发出之后一直在被网友持续转发。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14号的上午,一个网友是北京林科院的退休的女士,姓聂,60多岁,她看到我们的一条微博中提到急需一些救援的装备,马上私信给我,她问道“需要几顶帐篷?”当时我也不清楚需要几顶,我说“一顶”,她说,“一顶肯定不够用”。她又问“是否需要棉制的?”,当天,聂女士在网上买了两顶帐篷运到现场。这时我发现,竟然是5 × 10米的大型抗震救援的帐篷。这些救援装备全是由聂女士自己掏腰包,她当天下午自己开着车连夜赶过来,因为是第一次来北大港,而且这个位置不好找,但是她却说,“就是再晚也要把这批物资送到现场”。聂阿姨把物资运送到指定位置之后,有一个细节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她拿毛巾裹着一个塑料袋,袋子里装了四五个馒头,拿出来的时候还是热的。在她亲手将这些馒头送到我们志愿者手里的那一刻,虽然周围的温度已经到了零下,但是我们内心一下子燃烧了,特别火热。

主持人:几个馒头的温度给我们的心里注入了更大的能量、更多的暖流。不仅仅是志愿者和网上的网友,我们很高兴地看到政府在这个事件上反应的速度非常地快。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政府当时给予你们志愿者一些什么样的帮助吗?

赵亮:从11号下午我们打完举报电话之后,当地的森林公安部门、野保站,团委等悉数到场,他们及时派出了大量人力,当天下午就有人接替志愿者下水救援,这是非常有效的一点。

在接下来救护的过程中,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在14号晚上,大港团委为救援的志愿者送来了军大衣、开水。第二天早上,当地农林局送来了火腿和早点。我看到,他们自己都没来得及吃早点。在那一刻,我觉得他们是我们的“超级志愿者”!

在救援过程中,我们与公安部门进行了良好的配合,我们搜集上来的鸟类尸体直接交给公安部门,打捞上来的农药袋也直接交给他们,这为后期破案成功进行了良好的互动。

主持人:二位老师听了赵亮眼角挂着泪的讲述,对于我内心来说我有两个字想说就是温暖,此时此刻二位老师的心情是怎样的?

张正旺:非常非常地感动,有这么多网友、有这么多志愿者关注这件事情,亲身参与这次救援。也正是由于他们的救援使得大批的东方白鹳得到救助,免遭毒杀,有效地保护了这种珍稀动物,所以第一是感动,第二是感谢,感谢这些志愿者。

解焱:目前,我国观鸟爱好者和鸟类爱好者越来越多,我觉得一批很大的保护力量正在成长,非常值得欣慰。看到这些鸟类爱好者,特别是很多都是像赵亮这样的年轻人,在自己的观鸟过程中发现问题,学会解决问题,而且能寻求各方面的帮助。同时,现在的网络特别给力,在短暂的时间内能够筹集这么多救助,我觉得这是现在社会能实施各种保护非常好的、有力的方面,另一方面政府对于救援活动反应速度非常快,这都是应该大力支持和宣传的。

主持人:张老师刚刚说您的感受第一是感动第二是感谢,其实我也很想说,非常感谢他们这样的志愿者,才让我们刚刚看到了片子里13只东方白鹳展翅高飞的那一幕,我想每个看到那个镜头的人心头都会为之一动的。我们也查了相关的资料,对于东方白鹳来说在全世界大概还不足3000只,对于这样一个非常稀有的物种来说,这样放飞的行为是非常有意义的。张老师您是专家了,您先给我们的网友介绍一下东方白鹳的特性好吗?

张正旺:东方白鹳属于鹳性物的鸟类,也是大型的涉禽,在浅水地带活动。目前,主要分布在东亚地区,其中,我国是最主要的分布区域。东方白鹳的主要繁殖地是在我国东北和俄罗斯,越冬地是在长江中下游的一些湖泊、湿地。繁殖结束以后它们将向南迁飞,迁飞到越冬地。天津的北大港湿地是迁飞过程中一个重要的中间停歇地,我们也称之为迁飞的一个驿站或者是迁飞过程中的加油站。

主持人:在得知东方白鹳这批可以很好地去放飞的消息的时候,我们很多网友非常的欣喜,也有一个好消息传来,有三只身体比较强健的可以佩戴一个GPS系统,网友给这三只白鹳起了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滨滨、海海和大港。这三只白鹳它们戴上了GPS的定位系统,定位系统每一个的价值大概在3000-4000美元,每隔10天会发回一次信号。张老师给我们介绍一下,GPS有一些什么样的功能?我们通过它能够了解一些什么样的信息呢?

张正旺:卫星定位器能够起到什么作用呢?把它放在鸟身上,它的发射器能够定时地发出无线电信号,我们通过地球上空的同步卫星就能够接收它的信息,通过这些信息我们能够知道这些鸟所在位置的经纬度,随着鸟的移动、鸟的迁飞我们能够得到一系列它的活动的位点,将这些位点连起来我们能够得到迁飞的路线,能够掌握迁徙的规律。

主持人:所以GPS对于保护候鸟会有非常特殊的辅助的意义对吗?

张正旺:是,第一能够得到科学的信息,比如这个鸟迁飞到什么地方,在迁飞的过程中停歇在哪个湿地,这些信息能够为我们的保护工作提供很多的基础信息。另外,能够帮助我们在适当的时间在一些区域开展保护、巡护的工作。

主持人:我们再回到东方白鹳中毒的事件,我们也从天津警方获得了一个最新的消息,11月25日,两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行使拘留了,案件告破仅仅用了14天的时间,同时天津警方还成功地捣毁了另一个捕杀、贩卖野生鸟类的犯罪团伙,这个消息可以说是大快人心,而且是震慑了很多的犯罪分子。我们也想问一下,赵亮,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政府除了提供你们的一些必须的帮助之外,政府还有一些什么样的工作在做,作为亲历者我想你的感受是最深的。

赵亮:在救援工作的第二天,国家林业局、天津市林业局的一些领导就亲自到现场观察救援情况,随后,我们开了三次大型座谈会。其中印象比较深刻的是11月14日下午,我们在大港的工委开了一个会议,政府部门主动邀请志愿者和鸟类专家坐在一起探讨了北大港湿地应急和救援方面的工作,当时提出了七条特别有效的措施,其中大部分是志愿者提出来的,官方给予了认可。其中有一条是要提升水位,从而达到稀释毒源的作用。我记得是5点开的会,大概是6点左右大港工委的王学明副主任就肯定了这条建议,当天晚上八点,大港水务局就开闸注水,工作效率相当高。

在此之后,相关部门加强巡护工作。在接下来几天,我们与相关部门工作人员之间已经很熟了,他们开着车带着志愿者在现场进行巡护,在重要路口设立警示牌,提醒出入境人员要保护候鸟,禁止捕杀。最近我们也在巡护现场看到了监控摄像头,这是特别得力的设施。

此外,我们还提出要求建立一个瞭望塔,这当然是一个常态化的机制,相关部门已纳入到了工作范畴之内。

同时,公安部门从救援开始到后期的破案,他们的工作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鼓舞,让我们觉得我们做的工作是非常有效的和有意义的。我建议,日后的巡护还要持续下去,建立一个常态化机制。

还有一点,大港团委牵头建立了“大港湿地护鸟爱鸟志愿者协会”,天津的观鸟志愿者、环保组织的志愿者、爱心的人士加入到协会中,形成了政府和民间组织有效的合力。此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媒体的参与和持续的报道给了我们莫大的支持。

主持人:的确像赵亮所说在这个事件发生之后,媒体非常的关注,也牵动了全国网友的心,我们前方的记者采回的报道说,因为现在已经是12月中旬了,在北大港湿地还有很多的候鸟是吗?

赵亮:最近几次我们在巡护过程中也发现了有大概一百多只的大天鹅,和三百只左右的鸳鸯。

最近气温低了,鸟类基本上要结束迁徙,但是,我们发现之前放飞的几只带环志的鸟还没有走,一方面可能是在等候它的同伴,另一方面我觉得这个地方给它留下了太多的回忆。在放飞那天有三只鸟没有跟队伍一起走,我觉得肯定是跟我们已经产生感情。

主持人:按照赵亮的说法,我想对于志愿者的巡视工作应该还会持续下去,接下来你们有什么工作安排呢?

赵亮:接下来将加强巡护工作的密度,志愿者的招募由全国范围转向天津本土范围,以就近为原则,促进工作效率的提升。而且志愿者的工作将更加细化,比如一天两个志愿者,其中一位专门负责做记录,另外一位负责摄影。因为观鸟志愿者懂得鸟的种类、数量、种群以及当时的状况和位置,记录志愿者对鸟类信息的详实记录,将有力推动自然保护区升级,以及立法等有关部门监管。

张正旺:这对于掌握资源动态非常有价值。目前全国正在进行第二次陆生野生动物的资源调查,天津也从今年开始在市财政、市林业局的组织下进行第二次陆生野生动物的调查,大港是重要的地点,不仅要进行普查,而且要进行重点的监测,所以志愿者观察的记录对于补充调查记录有很重要价值。

主持人:赵亮,对于志愿者来说接下来你们还需要什么样的支援呢?

赵亮:现在我觉得在巡护和救援的过程中,起初是巡护物资的缺乏,现在通过很多网友以及农林等部门的帮助,救援装备已经很齐全了。我们所欠缺的是巡护的志愿者对鸟的认识还是不够,专业知识需要补充,我们需要不断充电,才能把这个工作持续做下去。

主持人:张老师您曾经有五年的时间一直和您的同事在调查研究天津包括唐山沿海滩途的一些出现的水鸟,还和全球迁徙网络的澳洲专家合作对环志水鸟进行了持续的观测,经过您这么多年的研究,您觉得天津及周边的湿地对于候鸟的生存有怎样的价值和意义呢?

张正旺:我们从1994年开始关注天津的湿地水鸟,从1998年开始关注大港湿地地区。通过多年调查,我们发现天津对于候鸟的迁徙是很重要的一个区域。天津地区是位于东亚到澳大利亚这一鸟类迁徙路线的重要环节。每年有几百种、至少上千万只的各种各样的鸟经过这个地区,所以天津地区对于这些鸟类能否完成迁徙的过程,能否顺利地到达繁殖地或者是越冬地,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主持人:对于北大港湿地来说,它的范围还是在不断缩小的,对于这个问题您有什么样的看法呢?

张正旺:北大港湿地非常重要,现在已经是天津市市级的自然保护区,我们希望这块湿地能够保护下来,而且已经破坏的区域能够得到恢复,希望能够逐渐扩大它的面积。如果将来条件成熟的话,这块湿地能够成为一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能够成为一个国际上很重要的湿地。

主持人:也想问一下解博士,今年以来在全国的很多地方,都出现了候鸟被杀戮的事件,比如像湖南、江西和河北的乐亭。您这么多年从而动物的保护研究,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使这样的悲剧一次一次的上演?

解焱:其实野生动物被杀戮的现象一直在发生,过去我们只听到有毒鸟、打鸟这些事情。但是今年特别好,能够把这种事情曝光出来,让更多的人深刻了解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我觉得这些问题存在的原因还是由于野生动物保护立法方面的欠缺。同时,执法力度非常弱。所以我们只扩建的自然保护地面积和覆盖的范围以及重要区域是不够的;即使建了自然保护地,管理和执法的力度也欠缺,再加上在保护区外有很多濒危动物面临被偷猎、猎杀、毒杀的局面,这些现象和我们过去对野生动物保护的意识薄弱、国家重视不够有很大的关系。

今年生态文明成为全国总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年的媒体也特别给力,我想也许从今年开始,中国土地上的野生动物的命运会和以前非常不同。

主持人:这里有一个概念应该和大家说明一下,问一下张老师,我们各个省市应该都有保护动物的条例,我们为什么还要提高到一个立法的层面上呢?

张正旺:因为关于对野生动物保护我们有《野生动物保护法》,对保护地我们有《自然保护区条例》,现在还缺乏一个自然保护地的立法。对此国家有关部门也正在进行调研,计划出台相关的法律进行立法,解焱博士也在积极推动这方面的工作。希望从保护立法方面能够有很明显的推进,有了法,保护就更有力度了。

主持人:解焱博士这么多年一直在做自然保护地的立法研究,目前这个项目的进展情况怎么样?

解焱:在十年前,大家都意识到“自然保护地立法”的重要性。因为《自然保护区条例》已经过时,不能适应目前保护工作的需要,但是经过十年“自然保护地立法”依然没有被列出来。今年从事生态、法律、社会、媒体的大概100余专家自愿形成研究小组,从中国保护的需要出发,研究这个法律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应该解决那些问题等等。目前,我们开始做大量的宣传,里面很多核心的内容是从科学角度提出来的,过去不为大家所了解,与我们想象的保护工作是不同的。我们希望对这一立法项目做更多的普及工作,相信有更多的人了解这一立法项目的具体内容,才能推进“法”立得更快更好。

主持人:比如哪些是不为大众所了解的呢?

解焱:比如“保护地”和“保护区”的概念是不同的,“保护区”指我们已经建立的保护区的体系,保护地还包括其他方面,比如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等等。现在在候鸟迁徙的海岸、沿岸等地鸟类保护区非常少。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是保护区是非常严格的,保护区里面什么都不能干,人也不能进,但是湿地是产出最多的地方,也是经营收入最多的地方,让这片湿地完全空出来非常困难。

现在一些自然保护区就面临很多的困难,当地老百姓捕鱼、打捞海产品等行为都是违反《自然保护区条例》的。我认为,对于自然保护区的保护体系不应该仅仅是严格更应该多样化,比如候鸟只是季节性地在这个地方停留,保护工作可以严格地限制在季节性的区域里,季节之外是不是可以允许当地百姓利用一些当地的资源?这样的保护也应该得到国家的支持。

与此同时我们还面临很多问题:比如当地百姓有很多投毒、打鸟,的行为,当地老百姓没有意识到保护这些物种对他有什么好处。过去,很多生态系统利益的产出大部分被外来企业拿走,剩下点小利益给了当地百姓,百姓认为我在这里拿到很少的工资,需要再打点鸟作为补充。假设大部分利益留在当地,老百姓可以拿到更多的钱,这样他们可能不会再去捕杀鸟类赚钱。我们的立法需要在保护自然保护地的同时,保护周边老百姓利益,避免被外来大型企业垄断。

主持人:张老师,您在这方面觉得国内其他的省市有没有好的经验值得我们去借鉴的呢?

张正旺:国内有很多对湿地或野生资源保护比较好的地区,比如,在野生动物管理方面,北京、上海设立专门的保护队伍和机制,北京市园林绿化局专门成立民政稽查大队,负责野生动物的市场管理,发现有非法捕杀、出售野生动物的行为及时对其处罚,所以这些年来,北京野生动物的市场交易明显减少。上海在野生动物管理方面也做了大量的工作,这方面很多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在湿地资源保护和合理利用方面,浙江等省市的湿地公园也是建立自然保护地比较好的措施。如解焱博士所说,这是自然保护地的一种,也发挥了很多的作用,不仅保护湿地资源和湿地生态系统,为鸟类和其他的野生动物创造了栖息地,同时通过生态旅游让更多的人接近湿地、了解湿地,与此同时也促进了社区的发展。通过生态旅游当地能够得到很好的经济回报。

主持人:像浙江一带我们大家非常熟悉电影《非诚勿扰》里面的,很美的湿地叫西西湿地,非常好。

张正旺:西西湿地就在杭州市,这个湿地过去是荒废的水波、水系,经过杭州市政府的建设,成为我们国家第一个国家湿地公园。在这个地方环境非常好,电影里面展示的生态环境非常优美,吸引了大量的人到那里去参观,成为市民休闲、中小学生接受环保教育的场所。最近了解到,湿地公园每年的经济收入可以达2个亿,不仅产生很好的生态效益,而且有很好的经济效益。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典型。所以我们希望我国其他地区包括天津,能够一方面发展经济,同时注重环境保护,在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方面能够寻求一种平衡。

主持人:和谐的发展。

解焱:西西湿地周边特别是下属湖是为旅游开发出来的地方,其实也是我们放扬子鳄的地方,我们很希望未来这样好的湿地能够成为扬子鳄野外种群恢复非常好的栖息地,目前,野外扬子鳄只有一百多只了。

主持人:刚刚张老师说了国内一些好的经验,不知道国外有没有一些好的经验也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解焱:最近IUCN有一个数据反映国内鸟类迁徙的状况,我国是全世界迁徙鸟道出现濒危物种数量最多的、物种数量下降最快的。我们国家与国外所面临的问题有些不同,可以说更加严重。国外可能主要是栖息地的破坏,栖息地被道路或其他方式利用,造成湿地消失。我国除了这个问题之外,还有吃野生动物、消费野生动物的状况。

在国外,观鸟爱好者非常多,即使不是观鸟爱好者,因为他们和大自然的接触比较多,所以普遍保护意识比较强,一旦有什么事情发生群众反应非常快,群众就是志愿者。我觉得我国正在逐渐形成这样的局面,但还远远不够。

另外,给志愿者提供资源方面,国外更有利一些,比如他们的自然保护区、保护湿地都有网站,网站上很多的保护信息都是公开的,所以志愿者要获得什么信息非常容易,保护地和志愿者之间都建立了非常密切的联系。同时,志愿者的信息与保护地管理人员的信息之间实现共享,互动的状态良好的促进社会监督,促进大家的力量共同开展保护。保护一定不仅仅是保护机构的事,是全民的事。

张正旺:这种模式叫参与式保护。

解焱:还有一点,我们国家在搞生态旅游、建湿地或者其他类型的公园的时候,不是主要为野生动物着想。如果我们考虑到建设更多的岛屿,更多没有人能够进去的区域,野生动物就可以在这里面产卵,安心的繁殖。比如,在森林里面多提供一些水源,种植多样化的树种,以及能够给野生动物提供食物的植物,这样有利于促进野生动物的数量的增长。比如,在国外,一些高尔夫球场已经逐渐变成了野生动物的一个栖息地。我们需要转变观念,在为人类考虑的情况下,更多地去考虑野生动物的需要,合理地规划之后,会达到比原来更好的效果。

主持人:其实人和动物是一个和谐共生的群体。具体到自然保护地立法研究会对于中国的生态文明建设会有怎样的推动意义?

解焱:自然保护地立法应该是生态文明建设的一个核心,自然保护地对咱们国家来讲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每个人都依赖于生态环境提供水源、食物、空气、气候,我们人是离不开生活重要性给我们提供生态系统服务的。但是我们不断在开发、不断在退化,这种退化如果到了一定限度的话,人类的生存都会受到严重威胁,这个底线称为“生态安全底线”。“自然保护地”就是保护和管理好“生态安全底线”最重要的手段。

过去,我们国家虽然有一些经费的投入,比如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保护管理上的投入还可以,但是对于其他级别保护区的投入是不够的。省级的或者是市县级的自然保护区经费和人员状况非常差,经常是一个保护区里管理人员都没有,建了和没建没有太大区别。

在风景名胜区其实也是可以作保护工作的,但是所有的经费和人员都在做旅游经营管理,对于保护工作方面的力度是非常弱的。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国在生态底线保护上投入是非常不够的。

最近,我们研究组研究出一个报告,我国如果要在17%的陆地建立自然保护地,在10%的海洋建立自然保护地,我们需要20万名工作人员,每年需要306亿资金的投入。306亿这一数目听起来非常高,但其实只占我们GDP的万分之六点五,我们教育的投入是4%,全社会研发的投入是2.2%,我们现在是要考虑全中国人长期依赖的生存安全保障底线,万分之六点五是非常小的数,所以我们极力的推荐国家要保障这个投入,要让我们长期生存的地方得到真正的保护和管理。

主持人:张老师您也是长期研究候鸟方面的,您对这个问题有一些什么样的看法呢?

张正旺:我同意解焱博士的观点,我们国家现在野生动物面临着非常严峻的形势,一方面我们要靠立法,保护它的种群;另一方面我们要积极建设、管理好各种类型的保护地。因为对于候鸟来说是要迁飞的,除了繁殖地和越冬地以外,在迁徙过程中经过很多很多的地方,这些地方对于它的生存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根据它的习性要建立一系列的保护地,从而加强保护和管理。

主持人:在营救东方白鹳整个的事件中我们看到的更大意义是唤起了公众对于生态保护的意识,又让我把思绪回到了很多年前,大概是在1980年的冬天,非常有名的北京白天鹅事件。

张正旺:玉渊潭。

主持人:对,玉渊潭,老师给我们讲讲这个故事吧。

张正旺:在80年代初,北京玉渊潭来了一群天鹅,当时一个工人提着枪去打那群天鹅,结果把一只天鹅捕杀了。这次事件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北京的市民非常关注对于鸟类的保护,比如现在的“爱鸟周”,从1982年开始进行,到现在已经有30年的时间。

自80年代初的天鹅事件之后,现在再有天鹅、鸳鸯、或野鸭落在紫竹苑、玉渊潭、颐和园等,许多人去看鸟,去欣赏这些鸟,没有人再去捕杀了。我觉得我们国家在这方面是在进步的。

主持人:所以我们这次广大的网友、广大的志愿者包括我们的媒体对这个事件这么关注,其实我们是真的希望让这个白鹳事件成为杀戮事件的一个终止。在这个事件中我们特别高兴看到了像赵亮这样的,很多的志愿者能够挺身而出,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保护候鸟和保护生态,真的不是一个志愿者、一个志愿者联盟所做的事情,需要我们整个全社会都动员起来。所以我也看到张老师有一句话,您说“捕杀候鸟是一种破坏基因资源的行为”,我们应该怎样更好地理解您这句话的含义呢?

张正旺:因为鸟类是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组成部分,生物多样性有三个层次,分别是生态系统多样性、物种多样性和基因的多样性,一个物种就是一个基因库,基因的多样性是由很多个物种与不同的个体共同构成的。随着物种的消失,如果我们大量捕杀候鸟会导致野生种群的数量的下降,甚至导致一些珍惜物种的灭绝。随着数量的减少和物种的灭绝,那基因的多样性就会减少。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捕杀候鸟就是破坏基因资源、破坏基因的多样性。

主持人:刚刚听了二位老师跟我们分享了很多国内国外一些的经验,我倒觉得又回到了我们的那个话题,保护生态的多样性是我们每个人共同需要做的一件事情,也想问一下两位老师我们每个人切实应该去做一些什么呢?

解焱:首先不要吃野生动物;其次,要推动发展社会监督力量,让每个人都成为一旦看见非法打猎野生动物的现象能够有地方去诉说、有地方去汇报,建立有反映机制的一种体系;另外,每一个人多去观察一下这些野生动物,对自己的生活是一种改善和提高。

我感觉出去多认识一下花、鸟、植物对生活是一种丰富,是非常好的体验。而且特别爱护野生动物的人,他们的幸福感是比较高的。他更多地在关注一个人作为生命的需要,而不是更多地关注物质生命的需要或者是社会地位的需要。所以我推荐每一个人,即使不是从事野生动物保护的市民,也能更多地去看看野外生命的多样性、丰富性和奇特性,对于个人生活的改善会有非常好的帮助。

张正旺:有一句话叫“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对于野生动物这句话是非常正确的,所以我认为对于市民来说,要想保护野生动物我们首先做的就是不买卖野生动物不消费野生动物。另外,我们多到野外观赏野生动物。观鸟活动在国外是非常流行的一种户外活动,十年前开始在我们国家流行,目前全国各地已经建立了30多个观鸟会,天津也有一批人士开始观鸟,通过和鸟的亲密接触,来了解鸟类的行为、活动规律,这也是一种享受。所以建议天津市民,多到户外观鸟,多到北大港、海边等地方去看看。

主持人:赵亮的经历让我特别的佩服,很年轻、80后,今年只有28岁,但你是专职的志愿者,在全国像你这样的志愿者多吗?

赵亮:我很欣喜地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人像我一样从事野生动物保护活动,甚至有很多五六十岁的老年人在退休之后也投身到这个领域,是一个特别好的现象。全民的生态意识在觉醒,“美丽中国”已经不是一个空口号,大家已经自觉在用行动去改变、去影响周围的人,这让我们觉得非常的欣慰,当然我们也是希望全社会这种氛围能持久地推动下去。

主持人:在这个事件过程中,很多的网友都在说,之所以能够阻止这么多的东方白鹳死掉,也是因为我们的志愿者和我们的政府部门能够有一个有效的合作,所以我想在节目的最后请三位给我们谈一谈,我们的官方和民间怎样才能达到一个更好地协作呢?先从赵亮开始。

赵亮:首先,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信息要互动;刚才解焱老师提到政府的信息要公开,其实我们的信息也是会跟相关部门有一个对接、整合,增进了彼此的距离,让大家觉得我们是站在一起的,为了我们共同的家园一起做保护工作。

主持人:我们是一条战线的。

赵亮:其次,我觉得应该发挥新媒体的作用,特别是微博的传播作用。

解焱:重要的是应该加强双方的沟通,过去有“隔阂”是因为双方之间不够了解。希望国家能够多召开一些不仅仅是NGO或政府部门的会,让民间志愿者与官方能够都坐在一起探讨,大家成为朋友之后,交流起来将更加容易。在这方面,我认为政府应该更加主动一些。

张正旺:我觉得生态保护工作应该是靠政府和民间共同推动,这方面随着环保团体不断地发展,政府应该更多地鼓励市民参与野生动物的保护工作。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谢三位做客我们的节目,我们今天的主题是让候鸟飞,如何让候鸟飞得更高、飞得更美,我想真的应该是从我们每一个人做起。党的十八大提出要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的地位,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在保护候鸟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像赵亮这样一大批志愿者在奔走、在行动,有像张正旺教授、解焱博士这样大量的专家学者在不断地调查研究向全社会呼吁,我们的政府部门也在不断地积极努力,我们每一个普通民众也应该行动起来,关心和爱护野生动物、拒绝食用野生动物,彻底杜绝不法分子的利益链条。

在天津的这次救援活动之后,北方网联合中央和地方的近40家网络媒体向全国的网友发出倡议,共同保护候鸟迁徙,共同建设我们的生态家园,让生态文明在美丽中国绽放。在节目的最后我也向三位发出最诚挚的邀请,在我们的倡议书上郑重地签下您三位的名字好吗?

张正旺:好。

解焱:好。

赵亮:好。

   11月11日,有志愿者在天津北大港湿地内发现了有“中毒”症状的东方白鹳,随后,与政府部门一同展开营救工作。20日下午,13只白鹳经过悉心照料,终于展翅高飞,踏上回家的征程。[详细]
    为帮助蓟县果农解决困难,北方网记者走进大山深处,对酸梨滞销一事进行深度采访,引来爱心企业的关注,一场通过网络平台帮助蓟县果农销售酸梨的“聚梨”行动正式启动。[详细]
策划:刘雁军
梁宏峰 王 冰
编辑:张 璟
摄影:付文超 摄像:潘德军 齐竞竹 王欣
剪辑:刘金城
主持人:明朗 新闻会客厅
2012年12月

Copyright (C) 2000-2011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