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对警营爱侣心手相连:我的爱人是警察

扫码阅读手机版

来源: 北方网 作者:晚报伊健 编辑:曲璐琳 2017-11-14 14:16:00

内容提要:11月12日,天津市公安局举行“百年爱·盛会”公益集体婚礼,36对警营爱侣心手相连,在战友和亲朋的见证下喜结连理。

  天津北方网讯:11月12日,天津市公安局举行“百年爱·盛会”公益集体婚礼,36对警营爱侣心手相连,在战友和亲朋的见证下喜结连理。

  今年以来,全市公安民警为圆满完成重大安保任务,一直无私奉献、默默坚守,特别是一些基层青年民警无暇筹备婚事并主动推迟婚期。为落实从优待警措施,弘扬社会主义文明新风尚,倡导简约时尚的婚礼形式,天津市公安局决定为一线公安民警办一场公益集体婚礼。

  在36对新人中,其中一方或双方是来自一线的公安民警或警务辅助人员。婚礼当天,新人们共同种下了36株樱花树,用绿色环保的方式开启他们的幸福生活。

  我的爱人是警察

  和人民警察结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我们不妨看看一位警嫂笔下她的生活日常——

  “晚上把孩子哄睡,做完了家务,稍微看了一会儿电视综艺节目,也不知道怎么就在沙发上睡着了。这几天重感冒,咳嗽得厉害,在沙发上咳嗽醒了,看了看时间,十二点半了,我爱人还没回来。”当有人询问她,做警察的妻子是怎样的感受?这位警嫂回复说:“四天里有一天值班,每隔三天就有一天是24小时在单位上班不回家的。回家的这三天里,还指不定哪天加班,又得睡在单位,所以家里根本指望不上他。”记者走近三对刚刚走进婚姻殿堂的警察夫妻,看一看他们的生活与普通家庭到底有哪些不同。

  警嫂过生日是随机的

  翟高行是公安蓟州分局东施古派出所的基层民警,是一位家在河南省郑州市的小伙子。2013年以优异的成绩被招录进天津公安系统,从此在蓟州区扎下了根。刚到天津时,人生地不熟,当地乡亲口中的方言也让他难以理解,那时小翟甚至有了回家的念头。都说爱情是伟大的,能改变一个人,2016年的情人节,在朋友的介绍下,小翟认识了同龄的蓟州姑娘白李娜,正是这段爱情让小翟不安的心彻底踏实了下来……

  基层民警的工作很辛苦,每天面对着乡亲们的大事小情,忙得不亦乐乎。采访中小翟还在接待群众,近期村子里正在修路,谁家的路高了,谁家的路低了,谁家把路修到别人家的门口了,就是这些琐事需要民警去协调处理。“但凡需要民警出面协调的事都是急事,咱做协调工作就不能急,把老百姓心里的小疙瘩解开才是关键。”小翟为了解开这个疙瘩真是说破了嘴,村民们不知道这位正在苦口婆心做调解的民警,刚刚迎娶了他的美丽新娘,正在蜜月期。

  “见我老婆第一面时,我就打好‘预防针’了,我坦诚地告诉她:我们这份职业没有假期,随叫随到,越是市民休息的假日,我们越忙。”小翟的这番铺垫是有前车之鉴的,周围同为警察的兄弟找老婆不容易,哪个女孩都希望爱人陪在自己身边,但如果你嫁给了警察,想要长时间在身边陪伴恐怕只能等到退休了。妻子小白是位通情达理的姑娘,她深知丈夫这份职业的特殊意义,两人从相识到相知,相互理解才成为亲密伴侣。

  “每个女孩都会对几个日子牢记在心,比如情人节、相识纪念日、生日,这些日子是需要浪漫的。”翟高行笑着说,“作为年轻人,浪漫咱都懂,但时间往往不允许你制造浪漫。”就拿求婚日举例,今年的情人节是俩人相识周年纪念日,小翟盘算着在这一天掏出钻戒向姑娘求婚,但巧合的是那一天他刚好备勤,于是只能把姑娘请到单位,在办公室里完成了自己的求婚。女孩生日当天又恰巧是值班日,小翟不得不把女孩的生日提前两天过,只为给她一份祝福。

  的确,警察工作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值班多且工作时间又长,特别是作为一名基层民警,突发事件的出警也没有时间安排,往往是随叫随到,能够在正常时间回家吃上一顿热饭,也是难得的好事情。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别的单位都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而警察都是不分昼夜地忙?很多警嫂也记不清有多少个欢乐喜庆的节日,自己独守着那份冷清与孤独,默默等候着他的归来。对于刚刚得到的警嫂身份,小白欣然接受,“这就是他的职业要求,我们没有蜜月旅行,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有的只是比常人更多的担心和牵挂吧。”

  对于这位民警女婿,小白的父母是理解的。由于翟高行家在外地,岳父母早已给了小翟家一般的温暖。在结婚典礼上,这位在工作中从容淡定的警察竟然露出了一丝羞涩,第一次称呼岳父母为爸和妈:“天津人说:一个姑爷半个儿,从今天起我就成为二老的亲儿子,和我老婆一起孝敬双方父母。”

  电台里的爱情密码

  “围堤道宾馆路交口车多,有压车,报告完毕。”交警李鑫通过电台报告着他执勤的路口此时的路况。“宾水道友谊路交口通行正常,报告完毕。”交警杨文彤也在电台里汇报着自己面前的路况。这样的通报每天都在传递,这是他们工作中的一部分,但二位交警却把它视为“电台里的爱情密码”。

  李鑫和杨文彤是2015年七夕节当天正式确立恋爱关系的,李鑫既是杨文彤的师兄,也是同在一起工作的同事。那一晚,李鑫终于摆脱了单身,带着一份幸福回到岗位执勤。但就在这一晚,因为拦截一位酒驾司机,李鑫的右臂肘关节遭受严重挫伤,从此落下了两条胳膊不等长的后遗症。“当时他害怕我担心,都没跟我说,同事都知道了,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杨文彤说。从此开始,杨文彤格外在乎李鑫电台里的声音,这个声音杨文彤听到的除了路况信息外,还有一句潜台词——“我很好”。

  对于这份爱情,李鑫和杨文彤一直没有在同事中公开,有的同事就帮着杨文彤介绍男朋友,但小杨总是说:“不急不急。”直到他们即将领结婚证了,才在朋友圈里曝出深藏许久的秘密,顿时朋友圈就炸开了锅。有人说:李鑫你小子行啊,把咱队里最美的警花娶回家了。有人说:你们两口子真是深藏不露啊。当然所有的声音都是送上真挚的祝福。

  同为交警,每天的作息几乎相同。比如站早高峰的岗,要5:30起床,6:30就要站到路中央的安全岛上指挥交通,临时安排夜查,经常是彻夜守在路上。除了工作时间长,交警普遍肺部健康状况不佳,每天站在路上成为人体吸尘器,汽车排放的尾气吸到肺里,几年下来,咳嗽成了职业病。杨文彤得空就要熬一些清肺汤,送给爱人也给自己。

  “公安找对象,切莫找同行,这是很多前辈留下的警句,但我们俩却要在一起。”杨文彤说。对于这对双警夫妻,平日里,没有闲暇中的你侬我侬,只有你在百忙中对我的叮咛,还有我对你无尽的牵挂;电话中,没有柔情似水的绵绵情话,只有你的“注意休息”,我的“注意安全”。即使再难,李鑫和杨文彤还是毅然地牵起了对方的手,年轻的他们没有时间去细想其中的艰难与无奈,只想在工作中相亲相爱着。

  我的老婆是法医

  赵晓蕾是滨海新区公安局大港分局刑侦四大队的女法医,她的工作就是通过对案发现场尸体现象的判断来还原真相。“尸体本身不会说话,法医要做的就是通过技术手段,还原当时的场面,给法律也给家属一个明确的真相。”说起自己的工作,晓蕾不苟言笑,娓娓道来。就是这样一项整天和尸体打交道的工作,让她相亲成了难题。“我能理解,这项工作的确需要一些胆量,很多人对此有所忌讳。”晓蕾坦然面对。

  晓蕾的爱人安辰是一位国企职工,从见到晓蕾的第一面,他就爱上了这位法医姑娘。“我当时就说,就是她了,认准就是她了。”安辰回忆起当年的场景,“她的这份职业我能理解,电影里、小说里,那些神探哪个不像我老婆一样,第一时间出现在案发现场。这是她的职业,别把这份职业过度解读。”

  再勇敢的女孩毕竟还是女孩,她的身上佩戴着“人民警察”的徽章,她依然有女孩温婉的一面。“别人都说我胆子大,面对尸体毫不畏惧,其实我胆子特别小。”晓蕾说,“比如不敢走夜路,再比如,在游乐场里,我只敢坐旋转木马,那些具有挑战性的游艺项目非得吓破我的胆……”对于爱人,安辰当然要扮演护花使者的角色,就在今年七夕节的晚上,安辰接上晓蕾,从口袋中掏出一枚戒指,求婚成功。

  人们时常说,警嫂不容易,她们为了支持丈夫的事业要撑起整个家庭重担。但作为一名“警姐夫”,安辰的体会是什么呢?他告诉记者:“首先,我们俩极少能凑到一起吃饭。好容易赶上她不值班,我们约会吧。服务员把菜上齐了,刚吃没几口,一个电话让她回单位,我们就得马不停蹄地打包,送她回单位。”晓蕾把话接过去说:“他嫌我说话太冲,跟他说话就像审问嫌疑人。”法医也是刑警,经常也会遇到突审嫌疑犯的工作,职业习惯造就了晓蕾说话直、说话冲的性格,晓蕾深知自己存在的问题,也在尽力去改正,但往往职业习惯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显露出来。

  有多少人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是警察,因为他们英姿飒爽,品行端正;他们每天都在经历训练,超有安全感;甚至他们每天都身着警服,省下不少买衣服的钱。但他们的工作有一定风险,并且很辛苦,没有专属给爱人的特定时间,有时候你刚好需要他或她时,而作为警察的他们刚好不在你身边。正如文首的警嫂说的:我只能牵着他的左手,他的右手属于祖国和人民。(“津云”—新闻编辑曲璐琳)

下载津云客户端关注更多精彩

推荐新闻

我来说两句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3602087 |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C) 2000-2016 Enorth.com.cn, Tianjin ENORTH NETNEWS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天津北方网版权所有